诗和远方/耳东风(马来西亚)

自从世上有了谷哥哥,我们就多了一位和蔼可亲,博学多才的兄长。虽然谷歌所搜寻出来的不一定全对,但是总比一无所知好。从某个字,某些项目,某件事或某个年代,谷歌为我们从暗黑的世界带来一线曙光,之后如何寻找出路,开拓视野,则看各人的造化了。

刚刚正在为一则信息感到很烦。话说我最近一直有教补习,教的是我得心应手的数学。刚好网上有份应征,其中一个要求是写一篇关于某个数学定律,另一个则是要求我写一篇关于一个客人和餐馆待应的对话。

诠释数学定律是件相当容易的事情,写篇对话也不难。没想到过了两天,该网站寄来拒绝聘请我的回复,原因是“Plagiarism”。各位知道什么是“Plagiarism”吗?

“抄袭”!这是我在谷歌找到的答案。

这下我火可大了。须知文人最憎别人说自己抄袭!要我诠释一个中学的数学定律,而且要用自己的语言写出来,本来就是强人所难,我可还用了一个小时,用自己的语言将定律和用途写出来,这是自己的真心制作,怎么可以说我抄袭?我可没说这是我的发明,但也没有从课文或网络中“Copy and Paste”呀!

再说到餐厅的对话。那也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对话,虽说是凭空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但确实是自己的创意写作,我想不通到底哪里犯了抄袭的弊病?

我当下写了封回邮,强烈地反映自己的不满。事后想来,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压下来,还真是无处喊冤。先说数学定律,这个定律,早已写入教科书,不管我们怎样原汁原味,总离不开相同的数学解释,相同的例子(可况我是教数学的,当然会用上耳熟能详的例子)。再说餐厅对话,本来就是招待、菜单、介绍等情节,就算我文字再新奇,剧情定了这么走,就这么走。要说我抄袭吗,当然心有不甘,但是招聘者的先入为主,又抱着生杀大权,我如何能够申辩?

打个比方,“诗和远方”,这四个字,谁没用过?高晓松只是把它联合起来,就变成创自高先生了。但是,如果换成一个没有看过高晓松诗歌的中学生,写作文时用上这四个字,到底是不是抄袭?老师没教过他什么是“诗”,什么是“远方”吗?为什么他不能(或不应该)一时兴起,写出“诗和远方”呢(坦白来说,这之前,我确实不知道‘诗和远方’的出处。)?

之后我收到聘方另一封回函,语气稍微软些,告知拒绝聘请的原因其实还有ABCDE等,总而言之,拒绝聘请原意不改。其实,收到时我也已经气消了,反正自己的数学和文学造诣并非造假,“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哗!这样写也能构成‘抄袭’!),不识货者说我抄袭,知我者当珍惜我的才华。

发了一股牢骚,说回来,“诗和远方”,刚开始时我想要写的是,我少年学诗不成,要跨足海外不就。如今年过半百,诗,始终在我前方,而远方(海外),也在我的前方,依然还是我追寻的目标(以下省略五百字)。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活在如诗远方/林明辉(瑞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