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木乃伊/李光柱(中国)

最近忽然觉得身边的世界很安静。虽然近处夜夜笙歌,远处连绵战火,但却无比安静。没有某个人在讲话。当你想要听清一些什么的时候,听到的只是嗡嗡声,仿佛一台坏掉的音箱。曾经的80一代教会了人们如何表达意见,原来说话可以如此犀利,但80后却整个死掉了。最近韩寒在他的文章里讲述他的义工生涯。是不是所有曾经的斗士都变成慈悲的菩萨?历史难道就是一台生产木乃伊的机器。一些人死掉了,追随者们凭着学来的一招半式摇身一变成了骗子、流氓。

本雅明说,越早希望,希望所经历的时间就越久,当希望达成,它的内容就越多。流星坠入无限,象征着无限希望的积累和满足。但希望的代价是失望。这个世界究竟是靠什么在驱动?虽然活了这么久,也见过许多世面,但越来越难以置信那些东西竟然能够驱动这个世界。有一种违反了力学定律的无工质发动机,被太空旅行家寄予厚望,但最后证明它所产生的动力只是来自地磁场。你可以想象那些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科学家在发现真相之后是多么哭笑不得。

中了毒的电脑,中了毒的世界。毒王诞生了。在此之前,你不会想到原来毒也可以让人功力大增。有人认为希特勒把犹太人投入焚尸炉是为了给战争机器发电,就像蒸汽火车一样。这种错觉情有可原。因为确实存在这种可能。据说木乃伊刚被挖出来的时候,因为数量太多,真的被拿来烧火。历史存在各种不可能的可能。

高晓松被打倒了。很多人是从他那里听到了诗和远方。正如他的倒掉,应该很多人一样,今天听到“诗和远方”,大脑一片空白。不是空白于诗和远方的失落,而是空白于自我的失落。一个人总会与曾经作为人的时刻告别。并且他将清楚记得他是在什么时刻不再是人。前天有人问我你那儿好不好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我只知道如果一直不出门,身体会出问题;而出门只是为了计算今天走了多少步。所以我不知道我所在的地方好不好玩。而我也惊讶于还有人飞到另一个地方是为了好玩。但此人向来如此。

棋子,被安排一个位置,它没有诗,也没有远方。革命者被分了对错,就没有了革命者。

  • 电脑绘图: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诗与远方——追求/徐嘉亮(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