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远方——追求/徐嘉亮(马来西亚)

写了八年的稿子,小弟第一次被嘉惠兄推上打头阵。一口答应下来后,才看看这个月的主题,顿时倒抽了口凉气……糟糕,我完全不明白这“诗与远方”为何物?上网查查,原来这是出自高晓松的名句“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看来所谓的“苟且”,无非是现实中的单调枯燥生活,柴米油盐的压力,而“诗和远方”,则是高母告诉他兄妹俩所应该追求的理想生活。

一提起理想生活,似乎这美好的一切都只在大家的梦中出现。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其实不然。想起九年前的某个晚上,嘉惠兄忽然向我邀稿,说要办《学文集》,以便提升马来西亚人的人文水平。不久后,《学文集》的第一期就面世了,而且一直延续到今天。事情很难办到吗?说穿了,这取决于两个字——“主动”!许多人很向往理想中的生活,但却鲜少主动出击;成天都在守株待兔,等待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来。让我在此举个例子,某些拥有硕士文凭的讲师很想进修博士课程,可是却常用高工作量、照顾孩子、维持生活所需、缺乏经济来源等藉口;把所谓的博士梦想一再拖延,甚至打入冷宫。要达到理想生活,除了主动,我们还得拥有全盘的计划。为了让自己清楚如何安排,我们可以用一个倒序的方法。比如一个大学毕业生想要在十年后考获博士文凭,那么第九年,他必须在准备博士毕业论文以及至少三份国际文献(本地研究大学对于博士生的毕业要求)。第八年,他应该在特定的研究上取得有实际贡献的成果。第六年,他应该掌握了研究所需的操作器材的技术。第五年,他必须能够做出一份研究提案,成功获取所需的研究基金以及得到一位“明师”。(切记,明师必须是你研究范围的翘楚,而且肯分享及懂得如何指导你的博士导师。千万别找上典当你的前途的名师。)第四年,他必须已经获取硕士文凭和出版了至少两份国际文献。第三年,他已经获得研究的成果。第二年,他必须修完了硕士文凭所需的课程学分。第一年,他必须开始修读硕士班。那么,今年,也就是现在,这位毕业生必须能筹获足够的硕士班生活费、学费,甚至是研究经费,以及一位硕士导师(当然也得是一名‘明师’)。这么一倒算,请问这位学生还有任何犹豫的时间吗?如果不主动把握,机会只会是与他擦身而过。当然,接下来的就剩下“坚持”两字。坚持,代表了变通式地应对一切难题,但却又不改变理想的基本原则。我们总不能用钱去买一个博士学位吧?

藉此机会,小弟分享一个真实的例子。小弟有一位同学,中六毕业后,想当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只可惜,成绩虽然远高于录取资格,但碍于国家的种族政策,连本地大学的门槛也望不着。一心想当医生的他,毅然用了两年的时间筹读私立大学的学费及生活费。在那段时间,他一天做五份工作。一大清早,他出门派报纸。接着,他到华小去当临教,下午则教补习。傍晚时分,他会到报馆去夹万字开彩单(把开彩单夹进晚报里)。半夜时分,他就到电子游戏中心看守场所。这样的一个星期七天,二十四小时的开动,挨了两年,他筹获约六万元,再加上和高等教育基金借来的十万元,以及抵押老屋给银行所贷的另十万元,才得以入学。没想到,这才是困难的开始……第二学年上半年,高等教育基金延迟过账给私立大学,结果未准时交学费的学生将会被取消学籍。在他绞尽脑汁地借来大部分学费,以及希望他能帮自己圆一个医生梦的同学们(在我们立志当医生的一群中,就只有他圆梦),杯水车薪式的帮助下,总算度过了难关。谁知,在他就读第三年的某一天,家里的经济支柱——父亲因中风而倒下了。无良的保险公司却要等到他父亲最严重的情况出现后,才会依据条款作出赔偿。在做了两个多月与保险公司的争战后,他们只获得了原有赔偿的四分之一。真不知道这位同学是如何挨到毕业的那一天……好消息是今天的他早已成家立业,成为家乡小有名气的医生。

同样的,马来西亚想要完成真正的先进国梦想,我们就得“主动”地摒弃种族主义,宗教极端,贪污腐败的陋习。在最近首相提呈的第12大马计划里,政府将拟定“股权安全网框架”,规定土著拥有的公司和股票只能出售给土著财团、公司和个人,以提高土著股权的可持续性和其群体的社会经济水平。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马上表示 这项按照旧有方式执行的“土著股权安全网”,只能惠及朋党,制造一小部分的土著富豪,并不能真正帮助穷困的马来人。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也不满政府在土著股权比例上不关注外籍人士占例(45.5%),反之向非土著股权占例开刀,对所有马来西亚人们不公平。其实,早在2006年,马来亚大学的学者法兹拉阿都沙末透过分析吉隆坡股票交易所过去10年的上市公司之土著股权变化,指出土著企业股权在1997年就已达至33.7%,早已超越30%的目标(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8945)。此外,为了提升土著的学术成绩,不惜拉低课程的水准,这可真是得了面子,失了里子。看官们,如果您翻一翻华小的二年级数学课本,里头的“质量”和“重量”也搞得学生们昏头转向,是否会气得吐血呢?再来为了巩固政权,讨大部分选民的欢心,选择了还未有效地控制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开放经济,与病毒共存!小弟觉得此番举动是与病毒共“存亡”:病毒存活,我们亡!!!(https://www.sinchew.com.my/20210929/3321276/)各位,一个美好的马来西亚被无良的政客搞得千疮百孔,您甘心吗?

讲了如何追求理想,让我们也回顾一下,何谓理想?为了理想而舍弃的一切,是否值得呢?许多未经涉世的年轻人,都以驾名贵车,住别墅洋房,用高档名贵物品,与名媛政客交往为理想生活。请容我再讲一个小故事,还望各位能从中借鉴,看看这一切的牺牲是否值得?约二十年前,小弟随着顾问团到一家以印度为基地的食品添加剂生产公司工作。午餐时分,老板叫了满满一桌的名贵海鲜宴;自己却吃一小片(约半个手掌大)的蒸石斑鱼配一小碗白粥。我多嘴问这是为何?老板感慨地告诉我们,打自年轻,日挨夜熬;结果在事业有成的不久后,身边的伙伴好友却因心脏病爆发走了。平日里,他俩吃的,穿的,用的,都一样。于是,他赶紧到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哦!心脏动脉竟然塞了三条半,唯有做搭桥手术续命。虽然家财万贯 (他家生产过百种的食品添加剂,单单是其中一种乳化剂,就让公司年净赚7千万美金),但失去了健康和知心伙伴,是否值得呢?用餐的最后,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一个人只要是健康,平安,吃一碗白饭配青菜豆腐,也是香的。”

看官们,您的“诗与远方”还在吗?但愿各位的生活:有梦最美,希望相随!(虽然陈水扁的人格并不值得称颂,但这一句话还是美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