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0日贴文二之二:你不会想和爱因斯坦当室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以前在美国爱荷华州上大学,听学长说工科生有门必修的《现代物理》课很难应付;把关教授年轻时参加过曼哈顿计划,大考就考原子弹的制作原理,而且考卷就只有一道题,会就会,不会就下学期再见。学长是“和平爱好者”,上过两次这门课,两次都不过关,后来到另一间大学修了这门课,再透过学分转移才得以毕业。

我个人也十分热爱和平,无意挑战原子弹,于是就着手找资料看看有什么适合的大学可以在夏季去修《现代物理》课。最后选择的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因为一来那里夏季有开《现代物理》课,二来那间大学在夏季外国学生只需支付本地学生的学费。只要不是野鸡大学,美国大学都互相承认其他大学的转移学分,十分方便。

ASU的《现代物理》不是那种专门“当人”的当铺课,完全不存在肃杀之气。执教的汉森(注)教授和蔼可亲,课上重点介绍了许多现代物理学家和他们的贡献,作业就好像上幼儿园似的把人名和贡献用线连起来,真是太愉快的一门课。课的内容如今已忘得七七八八,但还记得有一次在课上讲解《相对论》时,汉森教授突然岔开内容八卦了一下:“爱因斯坦虽然在学界是巨人,但你不会想和他当室友。”为什么?“他是一个会把吃完的罐头丢进马桶的生活白痴。”

这么劲爆的八卦,说实在还真的比《相对论》有趣得多。往后每逢有机会读到爱因斯坦的故事,都会特别注意有没有提到他怎么处理空罐头的讯息,可惜至今还没有读到。我不认为教授会发神经造爱因斯坦的谣,大概就是一则物理学圈子里流传的轶闻吧?作为一个圈外人,一直很为得知这个内幕消息暗爽。

人往往有多面性。伟大如爱因斯坦,如果招他当室友,三不五时就在马桶内发现空罐头,能不吐血?能不骂他是猪队友?可是,他是爱因斯坦噢!由此可见,猪队友不猪队友的问题,事实上不能因为无法合作就判断这个人应该打入十八层地狱,只不过自己运气不好恰恰碰上他的死穴而已;很多时候,他甚至根本不是故意扯后腿的。如此一想,是不是气也消了一些?这世界本来就这样,凡事想开一点,于人于己都不是坏事。

注:为了写这篇文章,特地上网查汉森(Roland Clements Hanson)教授的名字拼音,不料却无意中得知教授已在2009年8月28日因骨癌过世,享年75岁。汉森教授早年在密西根工艺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后来我在同一间大学修了硕士。

  • 爱因斯坦和汉森教授的照片摘自网络。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多事的猪队友/山三(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