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的队友要吃猪/驴子(马来西亚)

Jpeg

  上个星期,看完了一本关于猪的儿童文学小说--《流浪猪》。由于平日生活忙碌,所以只能在临睡前抽一小时来阅读。这本儿童小说的故事情节铺陈得精彩,加上作者金曾豪生动细腻地描述猪的习性,令即使已是中年人的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虽然儿童小说主要是写给少儿看,然而成人看儿童小说,自然会有另一番想法。

  故事从集市里一只等买主的小猪崽开始。城里来的年轻小伙子马林在农村住下,逛集市时买了小猪崽当宠物做伴,并为她(这是一只小母猪)取名“别克”。小别克在马林的农舍里住得安全无虞,日子过得快活逍遥。

  别克的命运转折点始于几年后马林要离开乡村到边疆入伍当兵,无法再照顾她。作为一头即将成年的家猪,别克要不成为繁殖猪,要不就成为被拉去宰杀的肉猪。饲养繁殖猪的费用高,村里没有人负担得起,马林惟有忍痛将别克卖给了屠宰场。

  别克来到屠宰场,目睹一头头的猪被拉去屠宰。聪明的她找到机会逃出了屠宰场,连夜赶回马林的农舍,以为可以再见到主人,岂知马林早已离去,农舍内住着的是残忍的屠夫。别克惊险万分地逃往山林,从此成为了一头流浪猪,还与一头雄野猪“结婚”,生下了七只小猪。至于故事的结局,令我很是揪心,就不说了。

  阅读故事完毕,我不禁感慨人类对待动物的方式还挺无情的。尽管马林把别克照顾得很好,让她“一觉醒来有东西吃”,让她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不能说他不疼别克,但他最终还是将别克送往屠宰场。就好比将一个养育了几年的孩子,总有感情吧,有一天却说再也养不起他了,“逼不得已”将他送给其他人,也不管他的遭遇会如何。

  我该说猪笨吗?人饲养猪,本来就是为了猪肉,怎可能白白养一头猪呢?就好比,大多数人生养孩子都是抱有一种养儿防老、传宗接代(像繁殖猪)的心态,怎可能白白养一个孩子?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

  再说说别克对主人的情感吧。别克即使被送往了屠宰场,她依然相信着马林不会遗弃她,逃回农舍去找主人。她甚至抱着幻想,以为主人会为她准备了食物,迎接她的回归。这一点让我觉得很可悲,猪对人类的“信任”始终抵不过人类对猪的残忍。

  我想起脸书(Facebook)创建人扎克伯格曾为自己设下一个挑战目标,就是只吃自己亲自宰杀的动物,如鸡、羊和猪。从这个挑战中,他领悟到,要吃肉,就要有动物被牺牲。所以他抱着感恩之心去烹调自己亲手宰杀的动物,尔后他基本上变成了素食者。

除非是素食者或者宗教因素,大部分华人都吃猪肉。我承认,即使阅读了《流浪猪》,我依然无法抗拒餐桌上猪肉的美味。有一次,我与外甥观看饮食节目,电视里有一个人在吃虫,外甥说:“好恶心!难道他不能去吃鸡肉、猪肉吗?”我回答他:“就是没有鸡肉、猪肉吃,才吃虫啊!”我很想知道,如果他看过一头猪、一只鸡是如何被宰杀的话,他会不会也觉得恶心,那时不知道他宁愿吃虫还是吃猪肉?

  • 摄影:驴子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太多猪队友/林明辉(瑞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