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之我的父母/驴子(马来西亚)

一直以来,父母都在为我引路、遮风挡雨,我以“巨人”的美名来称呼他们一点都不夸大。

自我出世以来,我的父母就是跟我联结最深的人。从基因而看,这种联结是毋庸置疑的。有些亲戚说我长得像我爸,语气带点讪笑,我略略不悦,礼貌上微微笑,心里却嗤之以鼻:我当然像我爸,不然像你吗?废话。我妈生我气时会说:“你就是像你爸,一点也不像我!”我心里嘀咕:明明我的性格跟您很像呀,干吗只说我像爸?

生活上,父母跟我的联结是切不断的。由于我本性是极其依赖之人,所以面对抉择时,我都会寻求父母的意见。我爸比较随性,不说好或不好,就直话直说。譬如,小时候我喜欢画画写写字,长大后想当画家或作家,我爸哈哈大笑,不以为然地说:“当画家或作家,饿死就有!”那时候,我觉得爸爸说这句话太不给力,怎么我的梦想还没起步就被他浇冷水了?长大后,经历了一些事,我相信爸爸的话,至少有一半是真的。

我妈则比较严谨。我中学时要选读理科,我妈听了,眉头一皱,说:“理科,你行吗?”那时候,我对理科并不十分了解,自认数学不太差(其实不优异),选读理科应该没问题。所以,我一头栽进了理科,苦苦挣扎了好几年,弄个灰头灰脸,才狼狈逃出理科班。后来,从我妈房里的抽屉找到她中学的成绩册,发现我妈中学读理科,成绩满江红。

我的父母将他们的人生经验一点一滴传给我。遗憾的是,我学得并不积极,有时还有诸多埋怨。

我爸多年前因病过世后,这些年每每我想起他时,对他的日常回忆不多,只剩下他在艳阳下为果树松泥施肥的身影。翻看他年轻时的旧照片,没有太多的文字记录,他年轻时的事迹从此只能任凭我自己去想象了。

庆幸,我还有一次弥补遗憾的机会--我妈。

我妈烘焙有一手,最擅长戚风蛋糕。我早想向她学习了,但总认为妈妈还健在,我哪需要自己动手呢?如今,眼见妈妈一日日衰老,再不学就唯恐没机会了。妈妈知道我想学,便叫我来跟学。可是,妈妈教人可没有很大的耐心,我不停被她骂“你怎么那么笨……”,“我讲什么你都没听好……”,“叫你不要这样做,你却不听,你看搞砸啦……”,让我越听越气炸,几乎就要甩鸡蛋。但是,我也知道这就是“老师傅”的脾气,她在恨铁不成钢啊!我深呼吸吐口气,把冒上头的情绪按捺住了,继续上妈妈传授的烹饪课。诚然,要向妈妈学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就不要有颗脆弱易受伤的心。

现在,我时不时为我妈拍照。初时,我妈老不高兴地瞪着我,说:“我没梳头发,有什么好拍的?别拍,别拍。”后来,她会问:“在这里拍吗?”我说是,我准备拍照了,她随即露出个腼腆的笑容。

我觉得,卸下严肃的妈妈的笑容很亲切。妈,谢谢您能当我的巨人。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巨人肩膀上

上一篇文章链接:无语/林明辉(瑞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