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无时莫强求/刘明星(马来西亚)

在出现了雅虎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了在小框框里考虑关键词输入问题了。当年在吉隆坡英国文化协会图书馆和计算机下棋时虽说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的机器,还未出世,这算赢灵感的方程式已经是猜想中哪年发生的事情。

本来作为军事用的联网技术历史不知在普罗大众的眼皮底下有几成的显露,但半导体记忆与算法的与时俱进,与互联网搭上后,这文本搜索的游戏就日渐进入我的日常了。如今坐困方圆十公里,4G的行动网络服务没太在用,但家里宽带网络与电视的结合也早是平常。

歌词“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是许氏的杰弟弟《浪子心声》出现的,那时港曲还在从小调过渡到流行音乐的阶段,他的《双星情歌》、《铁塔凌云》等也是街知巷闻,叫人朗朗上口的旋律。

问题来了,这两句命里的词,是许的创作吗?带着这样的问题,在小框框键入一句。先是出现《增广贤文》,前面还有“竹篱茅舍风光好,道院僧堂终不如”的句子。这竹篱茅舍,道院僧堂的,甚是高雅。

且慢,也有说是出自《金瓶梅》十四回的。那里的前面两句是“富贵自是福来投,利名还有利名忧”。这浮云白日,似乎更加贴合凡夫俗子的审美。究竟是《增广》引用了《金》还是相反呢?

或许,靠调查哪本先出版刊印也未必能够证实,更加不能说《增》和《金》是同一作者所为。这其中的版本问题,几百年既然没签名认证,存疑也无可奈何。但两句话既然一模一样,那么说出自同一个人应该没毛病。

不难想象,也有人把这两句话前面加个“佛说”的,这是哪门哪派的菩萨就不好说了。反正这话里的宿命论清清楚楚,佛耶道耶,也不损它与耳里的共鸣。

它算不算格言呢?格格不入的格和风格不同的格哪个格子更贴近而不圆孔方锥?大概作者无名也不损一句俗语有智慧闪光的。

命,令也。也别老是只困在用命运多舛来套牢,也能从令名来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来画符。勅!这天刑不能解,也就是天命。

至于说,我命由我不由天,那也是强求不来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只祈求上帝能让我与祂同在/徐嘉亮(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