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号贴文二之一:放纵者还想放纵?/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接连两年的疫情,脑海里不时重复地跳出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对这首歌颂自由诗作,有了新的诠释。有些国家的有些人真的把“自由”排在了生命前列。在“生存还是毁灭”的存亡关头,在还没有药物能控制疫情的漫延和传染时,人们最原始的抗病手段只能是待在家里不出去,或者戴着口罩出门去。但是,这个国家的一些人说“不”,那样会限制人们的活动自由,限制人们行为举动的权利,是对他们民族文明的羞辱和鄙视。于是,昨天几千人倒在广场屋檐下,今天又是几千人倒在人行道上,明天或许又会有几千人倒在大马路上。果然,没过半年,悄无声色地,几十万生命奔向了自由王国。他们哪里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因为是一种新型的疫情,人们有的也许真的不明白这种疫情践踏生命的威力,是很需要领导者出面、主持、说服、疏导、规劝,甚至为了更多人的生命安全进行某些硬性的规定,但是领导者也说“不!”他们认为他们没有掌控不了的世界形势,何况这小小的病毒。然而,病毒并不认识你是谁,不给这个世界大佬面子,热情又猖狂地地敞开一扇扇“自由”的大门,吞噬无数的那些“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生灵。空中的电波每天传来持高不下感染疫情和在疫情中逝去生命的数据,人们不经疑惑:这是不是一群蠢官、一群愚民?

不!他们一定不承认,一定会反击你的想法,他们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强大者,是世界的主宰,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耀武扬威地认为自己掌控了世界上最高端的科学技术;肆无忌惮地在世界各国布满了成百上千、各种各样的军事基地;认为谁是恐怖主义,就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携带各种军事武器去消灭他们认为的恐怖主义,把那个国家作为各种军事武器的试验场。为了规避疫情的传染,居家生活、戴个口罩是不尊重人权,那么中东各国战场上死伤的老百姓,他们的人权又向谁去讨还?

行为放纵惯了的大佬,如今感到有点力不从心、岌岌可危了。从开发新大陆、殖民新美洲,到成立国家,从一次大战到二次大战,大佬都是无与伦比、刚愎自用、独一无二的强者,谁也替代不了他,哪个国都要纳入他的体系。不然!

就再来个八国联军、再来个高端科技封锁,还不行,就毫无顾忌地挑拨关系、诬陷病源,甚至无耻赖债……还想任性妄为、作威作福、横行霸道地来一下?

要明白,现在你的对手已经不是那个背后拖着小细辫的清朝人了。一百年来,毛先生的思想精神依然炯炯发光,而且变换成了无数的物质力量。你有的,几乎你的对手也有了。大不了再来个上甘岭、再来个八年抗战,你试试!

裴多菲的“自由”,我们有我们的理解。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字链接:那就坚持一下吧/练鱼(马来西亚)

1 thought on “6月30号贴文二之一:放纵者还想放纵?/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1. Pingback: 6月30号贴文二之二:陈校长的复课演讲讲稿/何奚(马来西亚) | 学文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