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耶?殆耶?/刘明星(马来西亚)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却有倦怠感。

心生一计,随手就划。

记得2007年间在加影新纪元学院上本来计划由张涌泉教授执教,实际是姚永铭教授来给硕士班指导的文字学课,有一堂课教授在板上写了三字,“台,说也。”并说:三字里多数人只读对一字,了不起的也就两字。这事情我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我猜到了三个字。

一般都读对的当然是第三个“也”字。第二个“说”字会根据《论语·学而》之类的句子推敲出“悦”的读音。那么,结合与喜悦相关,有与台有关联的,不就“怡”吗?

但是读《庄子·养生主》时,遇到“殆也”,就猜想这“殆”是否也可能是读作“怡”的呢?这其中还有一个类似部件的“怠”,但怠怡在现代的用法,显然不支撑同样的意味。

老子《道德经》第三十二章有“知止可以不殆”,这句单挑出来与庄子那句“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又凸显出怎样的境界呢?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类似呓语的行文走向,不但读者看着累,我写着也觉得不对味。

要是翻阅战国时期的竹简汇编,刻意去找寻“台”字的前世的话,也许得出来的结论也不一定会比东汉许慎更好。毕竟,这台的变种也太多了些。治、冶,说来读着都不同,也许本来就是一个?

计划要写得飘逸的,一不留神,变成鸡肋。

无妨吧?毕竟现实与理想的距离,并不容易合拢。虽然这样,我们依旧设想,仍然筹策。这计谋,大概也是人之所以人的性质之一呢。

期望下一次更好。这也许说不上是个好计划,不过,实行的结果,不就是计划之际所想着的吗?难道说也有不计后果的计划吗?

这一台戏,还真不该怠慢。

那么,不妨以有涯随无涯,管他是倦怠还是怡悦,不都尽在天地间悠游自在吗?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败家子培养完全手册/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