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门进入佳境的族群/廖天才(马来西亚)

第一次踏足巴南内陆,就被这里的地理及人文环境之奇特所慑服。心中自问:“这里属于马来西亚的土地吗?如此奇特地理与人文环境,我对它竟是如此陌生!”当时努力的回忆从学校历史或地理课本所得到的知识,就只朦胧记得砂拉越有伊班和比达友族,如此而已。

踏足巴南内陆,才知道还有加央、肯雅、加拉比,还有大部分人听所未听,闻所未闻,深居森林中心的神秘民族本南族。

砂拉越与加里曼丹互为邻居,同样处于婆罗洲,被一道天然的山脉切割成为两个不同的“国家”,实际上两地许多文化是一脉相通的。两地人民有同样的感觉:一个被马来亚半岛殖民,一个被爪哇岛殖民。

要去巴南内陆,先得坐四轮驱动车,驶离美里五十公里后,拐进小路,在一片油棕林里前进;由平坦柏油路到凹凸不平的泥路,经历两个小时颠簸路程,会先抵达属于加央族的长屋村落,再到肯雅族的村落。美里到内陆,是经过平原,转入原是雨林,后来成为油棕园的丘陵地。越是往内驶入,地势越高,穿越重重高低起伏的山脉。

砂拉越的山脉从西南向东北伸延,越靠近东北,山地越多。砂州境内最高的五座山,全坐落在巴南县内。巴南河是砂州第二大河,全长两百公里,山青水秀。水的源头来自毛律山岩洞底下的溪水。没人知道这溪水真正源头在何处,也不知地下溪流有多长。

毛律山对面有一座山叫姆鲁山,有许多的岩洞,有四个岩洞经已开放让人参观。四个岩洞各有独特的天然景观,让游客叹为观止。钟乳石、石笋、各式各样的天然岩石、三百万只栖息在洞内的蝙蝠,旁晚像一条巨龙飞出寻食、石林等,每年都吸引不少西方旅客到来。但知道这个旅游胜地的西马人并不多,去过的人就更少。

上世纪八十年代,山路都还未开发,要进入巴南的中上游村落,只能靠河道。数十个村落靠河道才能与外界取得接触与联系。除了也提供肉类蛋白质,河,是形塑与孕育大部分村民生活文化的摇篮,重要性几乎与生命同比重。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中,山路因伐木而出现,村民才得以比较快速的陆路交通工具去到城镇。

长期居住在人口稀少又坐落在广袤辽阔的森林里,这里多个少数民族的生活习惯与风俗,与我们城市人是很不一样的。我们的时间观念、对效率的讲究、对财富的重视,是内陆人所难以理解的。随着教育的普及,城市化的凶猛发展,新一代的内陆人,开始逐渐的被这一潮流吞噬,思维和生活方式逐渐城市化。

然而,六十岁以上还仍然住在内陆的人,许多还保留着其传统文化外貌:长垂耳、纹身、戴藤制品手环或脚环。还有一些村民是用烟熏方式把剩余渔获保存下来的,以木柴做为燃料煮饭的现象仍然普遍。

虽然他们也被政府归类为“土著”,但作为非穆斯林,生活在偏远的地区,他们并没有享受到国家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实质利惠,反而要面对森林被开发,水源被污染,生活环境被破坏的窘境。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内陆许多地区仍然不能享有政府所建的道路、没有水电供应、没有或只有微弱的网络线路、缺乏学校和医疗诊所,在在都证明了他们是被政府遗忘的一群。

西马各族群的经济状况逐渐进入佳境时,我们其实是受惠于其国家将大部分资源投入在西马的各项基本建设所带来的机会。东马大部分人民非但没有因为联邦政府的公平对待得到经济发展,还常年遭受贪污腐败的州政府的剥削与边缘化,夺取他们的森林与土地,生活素质一直不能得到提升。

马来西亚最弱势、最需要帮助的族群,除了极贫穷的马来族、华族,印裔族,更多的是平日大家都叫不出,或早已遗忘他们族群名字的东马少数民族,也包括西马的十八个少数原住民族群。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科技白痴/小黄猪(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