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野子(马来西亚)

有人认为,生命就是一场煎熬。所以,古希腊酒神的伴侣西勒诺斯(Silenus)对生命的看法是,最好别出生,万一不幸出生了,补救的办法就是快快死去。

至于该怎么去死比较推荐?希勒诺斯倒没明确说明。不过放眼看去,世上希勒诺斯的信徒应该还是不在少数。大家尽可能地发挥创意,有人酗酒,有人吸毒,有人在新冠病毒方兴未艾之际,听信政府的开放条例进行“报复式”的旅游、聚餐、逛街。虽然嘴里不说,但从行为的本质上来看,我们大致可以说至少在潜意识里,很多人其实都希望自己快快死去。

对于我们这些非希勒诺斯信徒而言,生命既然到头来就是煎熬一场,反正不出生也出生了,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那就熬吧!中华民族是个特别耐熬的族群,从周朝算起的三千年历史,或从夏朝算起的五千年历史,好日子其实没多少,但我们的祖先都熬过来了。耐熬的先决条件就是韧性要好,以至于有种说法,估计假如世界末日到来,地球幸存的生物应该只有蟑螂和华人。

像蟑螂般的生命力或许还值得一提,但我们的生命难道当真就是为了熬而熬吗?

从烹饪的角度来看,煎熬的目的在于溶解,把食材的有益成分慢慢提取出来。这里的关键词是“时间”。不久前去商场购物时突然想起,“知食分子”黄金城曾经提过,他每次去澳门就会到某一家硕果仅存的商店买真正用蚝熬出来的蚝油。在这个什么都追求快熟/快速的时代,我们平时吃的蚝油又是怎么做的呢?好奇心驱使之下,我把架子上各种品牌的蚝油一瓶瓶拿来仔细看成分,厂家也很诚实,原料里根本就没列出蚝啊!哎呀!这个社会真是诙谐!

虽然“伪蚝油”也确实能够达到提味的目的,相信真材实料的蚝油味道只有更好,而不是更差吧?我情不自禁去想象澳门那真正用蚝熬制的蚝油,蚝的精华一点一滴被熬煮出来的过程一定很精彩。

生命就像熬蚝油,需要时间,需要耐性,当然还需要正确的方法。生命的确不是为了熬而熬,孟子早就看穿了这一点,他不是告诉过我们要“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吗?煎熬的过程肯定不好受,但熬着熬着,慢慢熬出了头,生命意义也熬出来了;实际上生命都是在耐心、时间和正确方法的配合下不知不觉中渐入佳境的。

话说回来,生命其实也没那么不好,如果真的有如希勒诺斯所宣扬的那么不堪,怎又不见他自己早早去死呢?让我们且熬且珍惜吧!

附图摘自网络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故乡·揽胜/奉化·山人(中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