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一口家的年味/吴颖慈(新加坡)

离家多年,跟那个从小长大的地方早已形同陌路。物换星移,人事已非,要不是科技进步有卫星导航,回家迷路是经常发生的事。太史公说得好:“王者以民人为本,而民人以食为天。”美食,大概最容易勾起思乡情怀,那也许不是最极致的美味,但却肯定是最接近家的滋味。

2020年全球爆发新冠病毒,疫情严峻,所有的游子都只能被动的接受在外过年,有家归不得。为了不让农历新年的餐桌上只有快餐和外卖,我和外子早在半年前就开始部署,网罗食材、越洋视讯请教,然后不断测试与改良食谱,势必要过一个回不了家,却还是能吃到家的味道、别开生面的新年。心想,就算无法完全复制家中年菜,至少也不要对着炸鸡薯条想家。

我最想做的是夫家在除夕当天必吃的“白粿”,又称碱水糕,是一款蒸制的糕点,外表呈现碱水的淡淡蜡黄,吃起来口味清淡,略带一点咸,用来蘸卤鸭汤汁,别有一番风味。煎炸煮炒不是我的强项,点心糕品却是正中下怀。在正式动手做之前,我看过家中长辈实际操作一次,当下马上发挥不耻下问的精神期待尽得真传,但老人家做菜全凭感觉,这个加一点,那个放少许,水加到差不多就停。对于习惯用电子秤精准拿捏份量的我来说,对“一点”、“少许”、“差不多”完全没概念,一点是多少克?少许是几茶匙?差不多可以换算成毫升吗?没办法,长辈说:“自己阿嘎阿嘎降,你问我,我也是不懂!”不耻下问当场宣告无效,但我颇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决定上网请教谷歌大神。

当时并不知道这款用福建话发音的“白粿”是什么名堂。用尽一切可能的关键字也一无所获,有些照片看似一样,但食谱里根本没有碱水,有些则是里头还加了些调味,像萝卜糕多一点。几经波折,无意中被我发现了碱水糕这个名称,找到了一个部落客为了追思母亲,于是和姐妹们合力重现母亲生前最爱吃的碱水糕作为祭拜食品。最难得的是,除了思念情怀,也附录了精确的份量和制作过程,并且图文并茂详细解说。我抄下食谱,非常感激那位不吝分享的仁兄,随即搜罗相关食材,当天晚上就做了第一个试验品。成品的外形虽相似,但口感和味道却截然不同,于是接二连三有形无神的作品陆续出现。后来因缘际会,得到高人帮助,为我带来最主要的灵魂食材,这道碱水糕终于以相似度99%的姿态完美呈现在除夕的餐桌上,回不了家的年,至少还能吃一口家的味道,就是最简单的幸福。

除了碱水糕,新年餐桌少不了的福建卤鸭、广式腊味、海参焖冬菇、卤猪脚、胡椒猪肚汤、炒白粿……就一次又一次带着我们回家。哦,对了,还有黄油鸡、蒜炒烧肉、鲍鱼鸡汤、南乳焖罗汉斋、香煎大虾……都是一阵阵的年味啊!

大年初二,友人传来榴梿玉照一张,长期居住国外的她,不惜千金一掷也要尝一口新鲜空运猫山王的味道。相比我只隔着一个柔佛海峡,家距离不过数百公里,要吃榴梿是轻而易举的事,虽然难免掷下千金。(自从真空榴梿问世,过桥的榴梿也水涨船高)或者也可以换个说法,家在心中,不管身在何处,嘴巴里只要尝到家的味道,心里就都是满满的温暖。

碱水糕照片摘自网络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如果我是马来西亚的首相……/爱国者(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