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病了,但你还关心我/陈保伶(马来西亚)

俗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为人父母,有谁不会担心自己的子女衣食住行、健康、家庭、事业等?父母所担心的恐怕还有儿女想象不到东西。母年一百岁,长忧八十儿,真的。

这个十二月对我而言是个非常吃力及疲惫的月份。月头接到家乡母亲的电话哭诉年迈八十的父亲在街上跌倒破了头,鲜血直流,路人只观看俩老,没人愿意伸出援手。听到时真的即刻想从吉隆坡奔回老家,顿时热泪盈眶,不知道如何是好。所幸在家乡的二哥直接奔赴应接把父亲送去医院。老人家额头缝了几针,手臂淤青,虽然无大碍但整个人反应也顿时退化了。父亲双脚不能活动如旧,走路必须依靠拐杖,哪怕起身坐下这些动作也是吃力万分。这一跌彻底把父亲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事隔两天,母亲进院动膝盖手术,这一次是他们俩夫妻第一次在彼此病痛时分开。母亲瞒着孩子一口气签了六张不知道什么的同意书,就这样早上进了手术室直到傍晚才转去普通病房。后来我们才知道母亲手术后因心脏跳动衰弱而转去加护病房,直到一切正常后才转去普通病房。父亲自从跌倒后又加上自己的老伴躺在医院,他老人家的眼神都是一直空洞的,有如失去灵魂。和他说话时,他时听有时听无,不知道他脑子在想什么。一直喜欢吃东西的父亲竟然一天只吃两口白饭和喝白开水,其他什么也不吃。眼看他身体消瘦,除了哄他、安慰他、弄些他喜欢吃的东西,我还能做什么?那天我载父亲到医院去清洗伤口,我一直吩咐他要听我的话,不能擅自走动。扶着拐杖的父亲走路弯弯曲曲的,他还不时转头交代我也要小小步行,把口罩戴好。我陪了父亲进治疗室,医生叫他躺下要清理额头的干血块,然后再消毒搽药。这时我看见父亲的左手紧握床边,右手按着胸口抖着。这是我那么多年来第一次看见父亲发抖,心痛万分,这一幕对我而言是残忍的。我走了过去抓住父亲的左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直到伤口清理完成。这是我自从小学后再次握着父亲的手,惭愧心痛交叉。

在我要离开家乡回吉隆坡时,母亲扶着拐杖,脚上伤口的线还未拆就跌跌撞撞走过来搂了我,一直吩咐我不必担心俩老,照顾好自己就行。父亲这时从房里扶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向我,轻拍我肩叫我小心驾驶。然后看着他老人家走去神台点了三支香,祈求神明保佑我平安顺利。我不忍直视因为不想让他们看见我热泪盈眶。

父母总有一天会离我们而去,做为儿女的必须珍惜眼前,多点关心、多点爱。所谓为人子女五不怨,不怨父母能力、啰嗦、埋怨、迟缓和生病。感恩父母,享受幸福,就算病痛但还能在一起也是福气。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儿女经

上一篇文章链接:叛逆的老大/小猪(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