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刘明星(马来西亚)

“牵挂着你是那颗我的心 /飘呀飘地在你面前捉摸不定 /牵挂着你是那份我的情 /吹呀吹到你的眼前我的心”(词曲:伍佰)

《浪人情歌》当然是以恋爱的感情来吟唱的,他戴着墨镜摇曳身躯,我并不知道吴俊霖先生(编按:伍佰原名)有没有儿女,而他的歌,已经是上一代的事了。

江山代有人才。据说一代用卅年算是差不多的,那么经过而立之年,可说是跨时代了。经验逐渐丰富的你我,在伦常情感方面也是日渐复杂的吧?

这儿女私情,怕是必经之路。

好像未必。《黄帝内经》所谓的天葵,也有指着月经也有指精液的,就是青春的迹象,也不是人人有福分享的。这性别紊乱,可能是部分人很困惑的私事。

有子女的,会比较担心他们未经允许偷吃禁果吗?还是他们成年之后不愿经人事?

在某个经纬度,总有些什么事情发生的。有的事不关己,但还是有一二是会触动神经的。只要经脉活络,那天经地义的事情总会不断发生。

这谈经论典,看着带点严肃氛围,不是吗?什么佛经圣经道德经可兰经等,都是带着神秘意味而幽玄深奥的。但是那些尿布奶瓶的事,史籍不载,我们的儿女经都是口耳相传的有经过而没停止。

或许我可以说说已经身高超过六呎儿子,或者出世体重如小支装矿泉水女儿的故事,但外形不是我能把握的牵挂。他们终有自立的时候,我也不奢望什么永续香火。像东坡先生说的惟愿孩儿愚且鲁,也不见得是祸害。

也有抱独身主义,善其一生的事迹。这无儿无女,也不见得是什么伤天害理的情况。反正,人皆从母生,即使试管婴儿,乃至无性细胞分裂,也都不能规避天命。

要是对子女都了无牵挂,要不是超凡,就是无情。天若有情天亦老。苍天不老,万民为刍狗。

摄影:黄艺畅(中国)

主题:儿女经

上一篇文章链接:留下什么给孩子?/徐嘉亮(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