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的毛绒玩具/#Suki(马来西亚)

“他走了。”

“在过去五十个他不在身旁的日子,我像是活在地狱中。”

“没有一天我不想他。”

X     X     X

凌晨四点多,我看着手机荧幕,电话那头的她发送过来的讯息,每一句看似平静却那么撕心裂肺。没有给她太多安慰的话语,只是静静地陪着她,让她抒发心里的悲痛情绪。

那时候正逢我国新型冠狀病毒疾病行动管制令最紧张的时期。她的他不幸染上了严重的新冠肺炎,被送进医院加护病房隔离治疗,任何人不得探望,包括自己最亲近的另一半和家人。如果说行动管制令期间,我们因为被困在家中无法外出而感到难熬,那对这些孤单地躺在病床上和病魔搏斗的病人,还有那心焦如焚却无法探望他们的家人朋友来说,更是无比地彷徨无助和煎熬万分。

他努力了整整五十个日和夜,连医生都说他很努力,意志力很坚强。我想他尽力了,他走了,留下她和孩子。

我心疼她,很想和她见个面给她个拥抱,却基于行动管制令的限制而无法外出。除了偶尔发个短讯给她,了解她的状况,陪她聊聊之外,也一直懊恼自己怎么那么手足无措,不懂得如何安慰对方。后来,我想起了去年给自己买的毛绒小狗小抱枕。原本小抱枕是要拿来替换旧了的沙发抱枕,后来发现抱着那柔软得有点像天上云朵的毛绒小狗小抱枕,竟然让常常辗转难眠的自己能够好好地入睡。所以我在想,也许有个毛绒玩具给她抱着伴着,可以带给刚失去另一伴的她一点点的暖意,一点点的安心。就在行动管制令慢慢放宽可以外出时,到购物广场买了一个类似的毛绒小熊小抱枕送給她。

我很欣慰知道她每晚都抱着小熊抱枕睡觉,至少应该是小熊有带给她某种程度上的安慰。这一点,在我后来知道她也买了个类似的毛绒玩具给刚失恋的朋友更确定了。

看来,一个看似专属小孩的毛绒玩具,不只是让小孩玩乐,却也足以安抚大人受伤的内在小孩。虽然无法治愈经过生离死别而带来的伤痛,但我相信在某种程度上,它可以带来一丝的安定感,短暂慰藉失了神和受了伤的魂。当然,一个大大的拥抱也可以。

摄影:Suki(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很久以前的事情/林明辉(瑞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