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牌/吴颖慈(新加坡)


搭上飞机前,对冬天真的一点概念都没有。友人说:台湾不会冷的啦!都没有下雪。可是,一个从小到大住在热带国家的人,跟你聊冬天冷不冷,可信度真的很有限。再则,冷暖这件事真的很个人,在温度稳定的冷气房里,有人披着外套,也有人只穿一件薄薄的衬衫。天晓得零度和十度的差别到底在哪里?

虽然对冬天完全没有概念,但我的行李箱里还是塞了两件冬衣。一件是黑灰色的针织毛衣,摸起来很粗糙,穿起来会扎肉,轻轻捏一把,手上会有些被抽起来的毛线,姐姐千叮万嘱这不能洗,只能风干。另外一件是防风背心,可以内外两穿,一面是银灰色,另一面是蓝色,夹层有人造纤维,据说防风又保暖。我不知道这两件冬衣是不是真的有用,只知道这两件衣服几乎占了行李箱三分之一的空间,要是那时候懂得真空处理就好了。

开学两个月,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冬天。台北的冬天非常湿冷,衣服完全无法晾干,天空常常都是一整片靛蓝,好像太阳从来就没有升起过。我不太习惯寒冷,但仗着皮下那一层厚厚的脂肪,倒还不至于耸肩缩背。十二月冬至,我才渐渐失控。听同学的建议,买了台币一百元的卫生衣穿在里面,第二层是扎肉的针织毛衣,然后套上防风背心,第四层加一件运动外套,最后再套上西装外套。大便色的西装外套是校服,非不得已,我不会披上这件又厚又重又丑又大三号的西装!那时候,我常常被衣服压得肩颈酸痛,却还在课室的一角冷得双脚发抖,上下两排牙齿不听使唤的不断敲击对方!看着身旁那个来自澳门的同学,身上披着一件轻巧又别致的羽绒外套,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温暖可以跟金钱挂钩,据说那件丝绒般柔滑又暖呼呼的羽绒外套,要价三千大元!

熬过了第一个冬天,我被分发到中南部的学校,嘉义的冬天真的舒服多了!白天会有暖暖的太阳,一件普通薄外套似乎只为了做造型。晚上只要躲在宿舍不出门,还可以穿T恤短裤,出门的话,只披一件外套也没问题。大一下学期,贴心的好友送了我一件杏色的防风外套,一样可以内外两穿,外层杏色防风,内层是灰色的绒毛,虽然不是什么高级货色,但穿起来很舒服,也不至于太厚重,只要机洗晾干就可以了。就这样,这件杏色外套陪我度过了接下来的每一个冬天!那时候并没有察觉,到底是因为感受到友人的那一份心意觉得温暖?还是因为南部的冬天真的不太冷?有了这件外套之后,我再也不穿扎肉的针织毛衣了。至于那件看起来很保暖的防风背心,更是彻底的无用武之地!

话说回来,那么多年我都没有真正买过一件外套!不是家人给的,就是朋友送的,到了现在,我的衣橱里除了围巾,好像也找不到一件像样的外套。也许因为这样,温暖才能由内而外的散发吧!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温度是相对的/周丽雯(澳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