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治疗不是必要服务?/郑嘉诚(新加坡)


此篇文字写于2020年4月14日,希望7月时一切已渐渐好转。

在4月的时候,一直在烦恼“温暖”怎么写,写家庭温暖,8月就没有东西写了。温暖,也只想到身体感觉到的温暖,和人情冷暖。刚好,女友提起现在新加坡在实行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期间,头发店是必要服务(Essential Services),可是心理治疗却不是,只剩热线的帮助,然而很多病情是无法单靠视讯或热线解决的。而越来越多报道也在关注,社交隔离对于个人和前线医护人员等的影响,毕竟少了家人、爱人和朋友带来的温暖,人的世界就不完整。

我们当然了解政府想要保护群众的苦心。可是,我们两个都是心理学的毕业生,比起其他人对心理治疗的重要性会有更多的理解和体会,因此觉得稍有不平与担心。毕竟剪头发虽然很重要,可是面对心理疾病对病人本身和其家人的压力,难道就不比剪头发重要吗?

其实,更感惊讶的其实是因为这件事竟然发生在新加坡,当然我相信很多国家,不管是先进国或落后国也是如此。只能说心理学爬到和医生一样的高度还有段距离。然而,我们不是政府,尤其在某些特定国家,除了稍微发发声,能做的也不多。

不管是严重或轻微的精神病患,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是很难帮助他们的,毕竟心理治疗里有很多不同的理论、手段和方法,而且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遇过的各种事情的组合和次序,都和别人不同。

此外,身边住在一起的家人、伴侣、孩子或室友即使有相关知识或专业,也无法进行真正的帮助,因为违反了心理治疗里不可和病人有双重或多重关系的准则。

但是,如果只是因为隔离或在前线工作造成的压力,我们还是能给予适度的关心与陪伴。短期的隔离对人类的心理影响有多大还没有很充足的研究,目前看到只有2006年北京的和2004年多伦多的研究显示居民在SARs隔离之后有些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抑郁的症状(那期间还没有Whatsapp)。但是长期的社交隔离却会造成更多的心脏病、抑郁症、痴呆,甚至是多了29%的几率死亡。为什么社交能减缓这些事情的发生?可能是因为社交帮我们减缓压力,即使是知道我们有人能依靠这个事实,我们都会觉得放松多了。

尤其是一些老人家或已经有社会性焦虑、抑郁症、平常已感孤立、滥用药物,或是有某些健康问题的人,更可能会有某种程度上的心理影响。

解决方法呢?虽然现代科技像是Skype或Whatsapp不能完全取代人与人在现实中的接触与交流,因为少了身体语言、表情和姿态,但是至少交流和聆听能有帮助。

根据彭博社报道,其实他们最担心的是医护人员,因为在病人承受极大的压力之下,有些会宣泄于医护人员,同样面对这些精神压力的医生护士会变得没有效率,糟糕的判断或甚至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选择走开。

希望不管在世界任何角落,若有人是在医院前线为人类作战,打一场没有硝烟,还看不到尽头的战争,但已经经历许多病人死亡,或像在某些国家,因为资源不足需要决定要优先照顾谁,比如意大利米兰的医生说他们不能照顾超过65岁以上的病人,因为不够呼吸器,等于间接地判了许多老人的“死刑”。这些医生都需要有心理咨询的帮助。

根据心理学报告,很多过去的大型灾害像是SARs、大海啸和地震等事件,激发了人与人,甚至是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互助。在此时此刻彼此稍微用点心,就能给予身边人更多温暖,度过这次瘟疫带来的“寒冬”。我们一起坚持努力,终将战胜瘟疫。

7月10日更新:
理发之后,心理咨询已经列为“必要服务”了,现在新加坡进入开放的第二阶段,大部分的行业都已经重开。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温暖

上一篇文章链接:在熙阳下/刘明星(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