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业的难处/周嘉惠(马来西亚)


对一般普罗大众而言,为了养家糊口我们都有一份职业,有时候为了金钱、兴趣,或者使命的缘故,也可能挤出时间精力去经营另一份或多份副业。特别在这人人追求“自我实现”的现代社会,即便自己生性淡泊,只怕也难免遭人讥为不求上进,最终被逼上梁山,更何况不满现实本是今天的常态,而副业可能正是圆梦的手段,所以这年头有副业实在很正常。

一天就24小时,这是没得商量的现实。我们的精力有限,我们对家庭、朋友等也有起码的义务与责任,这也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因此,这也意味着,不论是为了成就大我还是小我的理想,经营副业就必然需要牺牲某些个人时间、精力、一些可能的义务、责任,或者付出一些其他什么代价。这都是所谓的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

一个重视“大我”的人,势必对“小我”有所亏欠。反之亦然。大我指距离自己比较远的人事物,譬如国家大事、社会公益、事业等等;小我则指身边的人事物,越贴身越小我,譬如亲戚、家人、个人健康等就是小我的成像景深。小我、大我虽然并非水火不容,但要照顾得面面俱到却是谈何容易?美国电影中经常可见父亲为了工作忘记出席孩子的演出之类的画面,成功事业的代价就是孩子的落寞表情;或者白居易骂的“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人家可是忠孝两难全啊!兼顾两头不是不可能,但恐怕知易行难,甚至是知难行更难。

话说我认识一位尽心尽力献身教育数十年的朋友,平时既受学生尊敬,也受教育界同侪尊重,到头来辛辛苦苦供出国留学回来的女儿,在家里却以指着他鼻子的方式与之“交流”:“说!你有什么话快说!”这不得不让我想起初中时学的一句课文:“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清·刘蓉:《习惯说》)儒家思想在这一方面还是很有道理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凡事一步一步来,跑得太快恐怕就要顾此失彼了。

副业可以只是玩票性质,发现不好玩了大不了拉倒。当然也可以认真看待副业,希望最后能够成就某些理想,不论那理想是落在金钱、兴趣,还是使命方面。经营副业时,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寻求平衡点是一个关键,在大我和小我之间摸索平衡点是另一个关键,关键的意思就是这笔账迟早要清算,别存侥幸心理。你可以希望成就理想,但不能够不顾现实,夸父追日的故事就是对这种情况的提醒。只顾现实放弃理想,则生活迟早过成一条咸鱼般毫无指望。如果纯粹为了完成大我放弃小我,则最好在寻梦路上早早阵亡,因为完成大我后你终究还要回归小我,就像范蠡功成身退泛舟而去,褪去过去的荣华富贵,接着可能就是面对被指着鼻子问话的窘境,或千疮百孔的健康问题。至于只顾小我放弃大我者,人家苦于“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你无心杀贼,也不想回天,就这么活着,量量血糖、量量血压度日;你自甘平凡,好好照顾自己的健康,有余力时再“顺便”照顾一下家人,其实认真经营副业并不存在于你的人生计划之中,世界与你关系不大,你也没有什么未竟的理想。

举极端的例子是为了放大画面,方便观察问题所在,并没有讥讽的意思。毕竟,生命都是个人选择,要怎么选择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副业的问题如此,正业的问题也相去不远,生命本身的问题难道又有什么不一样吗?

经营副业是为了赚取额外的收获,但它是有代价的。除了一般以为的时间精力,还需要以整个生活或生命的层面来衡量代价,而且别心急,凡事一步一步来。否则,你要不是得不偿失,要不是一事无成,所谓副业,只是在消磨时间而已。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前一日文章链接:副业/韦媄嫙(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