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抗疫故事:疫情的微观与宏观/陈慧玲(乔治亚州,美国)

3月12日儿子突然打电话回来说,学校取消一切活动与上课,并要求所有学生在三天之内离开校园及宿舍。虽然在过去几周一直都有关注相关疫情的新闻,但是由於州政府一点行动也没有,所以对学校这个政策倒也算是有点意外。接着,女儿的高中也宣布不上课,再接着所有运动的集训和比赛都暂停。按美国人的作风,学校可以关,各种运动集训及比赛取消才是大件事!

我们夫妇两马上忙着积粮和建筑材料,准备呆在家里完成未完成的home project,孩子们则准备运动材料,和在家上课的相关软件。当我们一家人准备就绪,要自我隔离时,却发现我们的朋友A一家人已经开车去Florida海边过春假,同学B一家人已经飞去Bahamas的度假屋,同学C趁机会圆梦,已经开始学习开飞机去了。原本以为我们的计划最正常不过了,结果反成了朋友圈的笑话。

接着,学校不断的发电邮给家长,要求家长留意孩子们的心理状况,恐怕孩子因为不能上学而减少了社交活动,进而产生各种不必要的心理压力,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自杀)。不知道是学校高估了自己在学生心中的重要性,还是低估了孩子们的适应能力,或是对家长灵活应用不必上课的时间的安排没信心。

信不信由你,学校关闭三週后,州政府才有所行动,实行 shelter in place(编按:照网上的翻译,即‘就地避难’。),只有一些必要行业可以继续营业,其余的都必须关门。事态似乎有点开始严重了吧?才不呢!跑步的继续跑步,溜达的继续溜达,酒巴不开门,在家开party也行。口罩,留给医务人员吧!非医务人员戴口罩是自私的表现。我们这个郡的警察更妙,索性表态说他们尊重但是并不完全同意州政府的政策,市民爱怎么过就怎么过。

一周后,州政府加强对策,由於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仍剧增,shelter in place须延致四月底,并请大家正视疫情。不到几天,州政府又戏剧性的改变主意提早到4月24日解禁。理由呢?本州有足够的ICU床位和test kit(编按:测试盒),符合联邦政府的解禁要求。怎么听上去好像是在说不要浪费资源,要充分利用床位。预防人民被感染并不重要,只要到时州政府可以帮你确诊,有床位和墓地提供就好了。

相对的,民间私人企业的对策倒不错。在政府还没实施任何措施之前,许多商业机构已经安装防护镜,采取限制客户人数,提早关门以便做彻底消毒,或是curbside pickup(编按:即下订后,直接去拿货的意思。)。大小团体也发送免费食物,以帮助需要帮助的家庭。主题公园更自负亏损也主动关门避免传播疫情。

领导人不负责仼的言论,确实引起种族歧视,这种政客哗众取宠的技俩也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许多老百姓也在为亚洲人打抱不平(许多美国人分不清亚洲各国,总是把所有亚洲人当成中国人)。然而官的口还是比老百姓的大,歧视的事件似乎有增无減。

这次疫情让我感受到美国人那种百分百的乐天知命的思想,还有无私的助人精神。更了解到政府在各种条件限制下,无法设定一套贯彻始终的应急措施来保护人民。政客到底还是政客,确定政策时选票永远是第一优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