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抗疫故事:宅家学习之学校应对篇/山三(马来西亚)

为期一个星期的学校假期结束,原定的3月23日开学日因为行动管制令被迫展期,而家中两位已上学的孩子——才八岁及才五岁突然不必上学了,成天呆在家自由自在,放飞自我!这怎么行!正当我左思右想,该“安排”什么节目让他俩“充实”些,学校总算有点动作了。

首先,学校的班主任把班上学生家长圈进一个WhatApps群组,说会在组内布置作业,促请家长在家督促指导孩子学习。于是,我的手机立即多了两组人马——才八岁的小学家长群组,及才五岁的幼儿园家长群组。与此同时,教育部也宣布将通过电视频道,在特定时段播放小学一年级至中学的教育性/阶段性课程节目。虽然其用意是好的,但对我而言,倒不如直接上谷歌搜索所要的教学内容来得直接兼有效率。

回到方才说的家长群组,先说说小学组,共有四十多位学生,情况比较复杂,班主任溜老师先做了个简单统计——每个孩子家中有无电脑、平板电脑或手机?虽说网络普及,但也不排除有小孩家里是没有多余的电子产品供作学习用途,当然,统计归统计,其结果也不影响校方“硬落实”的网络学习(Online learning)计划。接着,溜老师公布了每个学生的gmail账号,号召学生们加入已设置好的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所谓的“网络学习”也就开始了。

每天早上,我将会收到小学溜老师或其他学科的老师发出的“作业通知”,只不过有些老师似乎高估了家长们的能耐,亦或纯粹为了交差随意上传的作业还真要人命!举一个例子,语文科马来文,作业上载到谷歌课室后,一段简单的笔记说明,附上五题的看图造句,我的妈呀,才八岁连动词前缀Me-是何方圣神都还不知道,怎么造句啊啊啊!纵使心里不住咒骂老师的考虑不周,但我也只能寻求谷歌大哥救命,搜了一圈,找到一个比较贴近现阶段课程的视频,然后让才八岁看了几篇,我在旁试图说明一番。此时,我的耐心也差不多磨尽,再帮他“写”了五个句子,叫他照打字输入电脑、呈上作业,呼!任务完成!

相对而言,才五岁的幼儿园班级不到二十人,幼儿园直接选用WhatApps应用程序上传教学视频,每天就上一门课。才五岁在我的陪同下看完老师的教学视频、即时回答问题、写作业、画图画,作业完成后拍照给老师检查,一小时就算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有时还有课后活动,如:前几天被“叫”在家种洋葱、学泡奶,毕竟五岁的课程也无需弄得艰深难懂,权当让她打发时间就得了。其实,幼儿园原本想使用现成的一个的应用程序Z进行在线教学,但后来因为该程序Z会盗取个人资料还是出了什么毛病,所以学校只好作罢!

总而言之,说是时势造英雄也好,被逼上梁山也罢,学校教师及学生家长即使多么地不愿意,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学生只能宅家学习,而传授知识的形式也就必须改变。借助网络,有的教师开始学习利用既有的应用程序进行在线教学,或上载预录好的教学视频,或借助其他网络教学视频,或以游戏方式拟定练习题。而家长们理应抽出时间陪同孩子一起“习惯”网络学习,比如删选网络视频、按什么键进入老师指定的画面、如何上传作业等。这过程肯定既艰辛又难过,而且还很考验家长们的毅力及耐心,所以大家只能多喝凉茶降降火气(据说还能让新冠肺炎病毒避而远之)。再请大家深呼吸一下,闭上眼睛,放眼疫情受控制后,孩子们回到学校上课,相信大马(政府)学校原本停滞不前的电子学习(E-learning)计划(网络学习只是其中一部分)估计会跨前一步,这也算是件好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