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抗疫故事:行动管制日常之小插曲/呈花纹的云彩(八打灵,马来西亚)


大马行动管制的这两个礼拜多,日子过得也还相当充实,和室友们天天享受睡——煮——工作——运动——煮——练唱——桌游——睡的循环。也就前几天,收到了老哥的越洋电话。

在香港打拼了好几年的哥哥,年头本有打算约莫年中时回国一段时间。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不巧碰上单身姑姑的身体状况狂出现问题和冠状病毒。大哥只好改变计划,提前回国。原订四月头的班机由于极大可能被取消,哥哥又得再重新计划。一番折腾后,大哥才终于在三月的最后一天抵达首都,也刚好赶上新的隔离宣布(4月3号之后回国的人都得集中在隔离中心进行隔离)。基于方便我照应,大哥在临近我的地方落脚进行隔离,之后再视情况想办法回家。

好笑的是,人到了马来西亚,行李却被滞留在香港机场没有跟上脚步。好在随身行李中还有换洗衣物,不然也怪可怜。我也没有适合1米8的他的衣物可以借。抵达落脚处时也挺夜了,想着哥哥可能还没吃晚餐就随手烧点菜,顺便把刚买的应急物资也一并送过去。

谁知不巧一出门,就碰上尾随而来的警车。这还是长那么大第一次被警察叫停。幸好我倒是认真出行送物资,警察要求检查时我还拿得出“证件”,也就被放行了。临行前,警察警告说下次不要那么晚才出来送物资。将物资交给哥哥后也不敢逗留,以为警察为确保我没撒谎而一直跟在后头(后来和哥哥说起,才知道跟在我后面的是普通私家车,虚惊一场!)。当晚的读书会也和周老师分享这个小趣事,老师随即分享了一段警察当街处罚一行人上下蹲的视频,说是“可以更惨”。想一想,警察也对我算是很仁慈了,哈!

之后的采购和送物资都不再在入夜后进行,没有那个胆子,也不想浪费警力。不管如何,希望大家都还安好,日子过得顺心。

*后记
昨天(4月2号)还真的收到马航通知原订的班机被取消,而且下一趟由港飞马的班机将会在5月中才有。哥哥还真是幸运地赶上了最后一趟回家的班机。行李也在今天中午抵达并移交到他手上了。

照片提供:作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