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放下吧!/练鱼(马来西亚)


那天风很大,头发被吹得张牙舞爪。
耐心地等他说完最后那句话,便转过身子,头也不回,让自己消失于茫茫人群中。
忘了什么时候回到家,打开电脑,把辞职信准备好;弄个泡泡浴 ,把自己彻头彻尾地洗干净;再泡杯咖啡,将爵士音乐调至最小声,靠坐在窗边,捧着马克杯,呆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群,好不热闹。
她在想,七年的青春……

*****

托朋友帮忙,在大学不远处租了间小套房。
搬来这地方快一个月了,渐渐能够适应新的生活。企研所的课程,排得相当紧凑,她觉得这样子很好,能让自己忙上忙下的,没太多空闲时间去想太多的其他事情。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做笔记、和同学分组讨论。这一切都很好,生活的很充实,她很喜欢。
和班上同学有年龄上的差距。同学们偶尔还会把爸爸妈妈挂在嘴边,她已是一个经济独立的轻熟女了。男同学们下课后,会相约组队打game去,而她只懂得玩Pokémon Go;女同学喜欢的韩星男团、妆容服饰,她完全接不上口。她想,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代沟吧?
周末没课,一般上她都会摇个电话向家里报平安;无聊时,都会去汉口街的佳佳唱片行选CD,顺便也到书店街翻翻书、看看杂志;然后步行到开封街旁的CoCo壹番咖喱屋吃晚餐。
记得第一次和他说话,就在唱片行的门口。

*****

“小余!”,刚离开唱片行不久,就听到有人在背后喊她。妳忘了妳的CD!他追上来,把光碟交到她手上。
她看了看CD,再看了看他。“你……”一开口,舌头就打结。
“我是俊凯,”他自我介绍,“企管系的,妳可以叫我阿凯,凯哥也行。”他浓眉大眼,笑起来阳光灿烂,甚是好看。
“我……”她继续结巴。“妳的同学都叫妳小余,”他解释,“所以我就东施效颦,也叫妳小余。”
此时的她,满头问号。第一,她没买那张CD;第二,班上同学都称呼她为小熙,不曾有人叫她小余;第三,请问那句成语,是如此这般用的吗?

*****

被搭讪成功后,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相互磨合,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两人上同一所大学,但不同系,因此常约好在学校餐厅吃午餐;上完下午的课,他们会窝在图书馆温习。偶尔她还会帮他温习会计。他的会计成绩从“不忍目睹”,到“还可以”,到“名列前茅”,全都是她的功劳。
每个春假寒暑假,她回台中,他回高雄。他每次都会陪她在台中下车,然后在台中站附近逛一圈,吃吃喝喝,再从台中买票回高雄。
这次和往常一样,他们大手拖小手,出了票闸,下手扶梯。“这次我们去吃盐酥鸡好吗?”她问。“你干嘛瞪着……”她还未说完,他伸过头去,迅速的亲了她一下。
她满脸通红,想甩掉他的大手,却被紧紧的握着。她望着地上,望左边右边,感觉脸上有水蒸气渗出,头上热热的在冒烟。趁转弯,她甩掉他的手,拼命的跑向计程车,直接回家,冲进洗手间,用水大把大把的洗脸。
时至今日,她还能感受当时脸上灼热的感觉。
*****
“余姐!”小倩捧着托盘,在她身旁坐下,“妳干嘛拖着双颊在笑呀?”小倩的出现,把她拉回现实。小倩是企研所同班,长的娇小玲珑,为人阿莎力且不做作,说话直来直往,是她比较喜欢和谈得来的一位同学。
“这么巧呀,你也来吃咖喱饭?”
她注意到现在的小倩,身旁没有男友在周末陪伴吃晚餐,所以“妳男朋友呢?”那种伤人心的话就不必问。
“妳的咖喱辣度是几度呀?”她换个焦点问。“最辣那个,辣死最好!一了百了!”小倩气呼呼地说,接着,就霹雳巴拉的数落男友的不是,花心啦、肮脏啦、肥胖啦,油腻啦,要什么有什么。她知道此刻只需聆听就好,不必给任何意见。
她自己何尝不是一样,需要一双耳朵来聆听。

*****

毕业后,两人分别进入不同的公司。他是业务,她是会计部职员。一年后,他的公司在对岸建厂,被派去开拓市场;她则忙着帮公司整理上市事宜。虽然各忙各的,他们约好每个星期三互报近况,然后嘻嘻哈哈的谈天到深夜。
再过一年,她公司成功上市,她是功臣之一,成功谈成一个对公司相对有利的发行价。他努力打拼,成果斐然,是公司在对岸最年轻的业务主管。
那天,她向公司申请了一星期的假;老板欣然答应,还提议她干脆拿十天假,谢谢她为了公司上市事宜,昏天暗地的忙了一年多。她买了机票,飞去对岸找他。下星期是我们的周年庆,她想,那没心没肺的家伙肯定会忘了;嘴上唠叨,心里却甜丝丝的。
正如各位看官所料,她到对岸后,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他拉着另一个女生的手,一个长得比自己漂亮的女生的手,然后托着那女生的腰,走入人群中。
第二天,他仍然拉着那个女生的手,从办公大楼里出来。那女生穿了一件墨绿色的皮草外套;他在高谈阔论,那女生笑得花枝招展,两人肩并肩,走入人群。
第三天,那女生穿了一件浅棕色的外套,架了一副墨镜,他揉着那女生的腰,亲了亲那女生的脸颊,两人卿卿我我的,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就站着他们的前方。
第四天,她飞回台北,待到第九天,才回台中,第十天上班。
他依然和她每个星期三互报近况,然后嘻嘻哈哈的到深夜。

*****

春节快到,她依约去小港机场接他。
一如往常,他给她抱了一下,然后大手握小手。她挣扎了一下,他并没察觉,依然笑得阳光灿烂,依然浓眉大眼。
几天下来,他还是感觉到有些许的变化。“妳变了!”他说。
她看着他,委屈的泪水从眼角涌出。“我没变。”她说。“那妳为什么那么冷淡?妳是不是有了男朋友?我做错了什么?”
那天他大吼大叫,她第一次觉得他很凶。为了避免进一步的冲突,她提议两人暂时分开,等情绪沉淀后,大家再谈。他们约好大年初四那天见面再谈。
可年初四那天,他却飞回对岸去了。

*****

然后,那一整年,他音讯全无,没有任何电话、没有任何短讯。一开始,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打电话给他,该说些什么?传短讯,该写些什么呢?挣扎一阵子后,她还是鼓起勇气,打了电话,传了短讯;可这一切努力,如石沉大海。
她也厚着脸皮,联络他家人,请求帮忙。可他依旧没有回她任何电话和短讯。
整整一年的音讯全无。

*****

第二年的春天,她接到他电话,约在学校的操场见面。
学校在外双溪旁,对面就是故宫博物馆。四面环山,风很大。她坐在操场边的阶梯上,看着女同学们再练舞,男学生在打篮球;下课钟声在身后响起,学生们开始多了起来。
她远远看到他走来,停在她前面约两公尺处,他的脸不再阳光灿烂,双眼盯着他。“我知道你有了新的男朋友,”他说,“请妳不要再打电话去骚扰我的家人,我恳请妳放手吧!我们已经分手了,好不好!”
那天的风特别大,她的头发被吹得张牙舞爪。
等他说完最后那句话,她站起来拍拍裤子,整理身上的衣服,转过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

“就这样子?” “嗯。就这样子。”
“妳原谅他了?” “才不!我恨死他了!”
“对对,渣男不配被原谅!余姐,你一定会过的比他好!”
“我才不要和他比,我的人生我自己安排,为什么要和他比?”
“也对。”
“只不过,受过的伤,是真的痛;只能学习放下,让时间去替我疗愈,如此罢了。”
“想来,我的小胖胖男友,虽然油腻了一点,从其他方面看来,他还算不错的呢。”
“哈哈哈!”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