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沙人的挫折感/廖天才(马来西亚)


我若到砂州美里,必会选择那间经营得当的栈馆住宿,它宁静、舒适、干净、便宜,还是许多来自欧美背包客的第一选择。

来了几次,才知道许多海外的背包客对砂沙两州的旅游景点,比我清楚得多。许多背包客选择这两州作为他们中、长假期的休闲兼研究的地方,自有它的道理。

一个小小的美里,他们可以呆上两个星期,或更久。他们是如何打发时间的?

听他解说之后,就觉得他到来之前已经做好功课。他完全掌握好了美里附近值得一看的景点。比如他会去最接近美里这个城市的一座拥有最多植物品种的国家公园,寻找、观看万年原始森林中的各种野生植物,期望在这片森林里能看到出乎意料之外的奇特昆虫鸟兽。他会飞往拥有世界级天然石洞的姆鲁国家公园,观看几个奇特的山洞,因为某个山洞居住了几百万只蝙蝠,每当傍晚来临,几百万的蝙蝠就会飞离山洞出外寻食,飞出山洞的蝙蝠形成一个很壮观的龙型。

背包客也会跑去气候凉爽、民风朴实的高原地——巴里奥,体验当地独特的郊区生活。他不单是去巴里奥而已,还选择参观一个离开巴里奥约20公里外,叫巴隆岸的一个小村庄,享受冷冷的清风,水牛与小羊点缀在一片青青的草原,与世隔绝的清幽环境,了解村人是如何种出品质优秀的稻米。

如果到来美里之前,他已经去过了沙巴州,也许他会乐意分享他在沙巴的所见所闻;攀登婆罗洲最高的神山、体验在山顶观看壮观的日出、在神山公园观赏世界最大的莱佛西亚花。若你有耐性而显露兴趣,他还会叙述他如何见到“走动的细枝”和“会飞的树叶”。

说到仙本那的西巴丹岛深海潜水活动,他的双眼发出无比惊叹之神,一副难以形容的表情,说:“那是世界难得的最完美的潜水据点,哪儿的海水太清澈,海底的各种类鱼群、珊瑚、海龟所形成的海底世界,让你一览无遗。”

年轻背包客所知道、体验到的东西,远远比我多,真是汗颜。

我认识的沙砂,却是“消极”、“阴暗”的。

沙巴是马来西亚13州中最贫穷的州,而砂拉越仅次于吉兰丹州之后,第三穷的州。砂沙两州的内陆地区,很多都没有衔接城镇的公路,村民都只能依靠昂贵的四轮驱动车,走在颠簸不平的木山路,短则两三个小时,长则七八个小时,或十三四个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乡郊没水没电更是普遍不过。

少数的沙砂人民,心中念念不忘要恢复他们想要的“独立自主的国家地位”,说:“本来我居住的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现在给西马统治了,这儿变成是西马的殖民地!”砂沙两州的基本设施发展,比起西马,真有天渊之别,两州人民都觉得自己的“国土”被西马剥削,心中有一股不吐不快的闷气。

许多州民难于在州内找到工作,只能飞往海外或在西马大城市谋生。在西马,他们又往往被西马人对东马的无知而弄得啼笑皆非。若是没有一技之长,大多数东马人来到西马,也只是做下层工作,赚取微薄薪水过日子。他们虽然也被政府列为“土著”,可他们就是没有西马非土著所想象的那样,受到政府的照顾。

从人口的比例和经济发展为角度衡量,西马是主流,东马是非主流。从土地面积和天然资源来衡量,东马远远好过西马。半个世纪来联邦政府从东马拿走了不少财富,却不能为两州的经济和基本设施带来显著的进步,心中难免有挫折感。如今沙砂人难免要埋怨上一辈的人误入歧途,为何要与西马组成马来西亚?

砂沙人民要如何争取更多的发展资源?两州人民还要等多久,才能得到平等的对待?砂沙两州长期执政的政治团体,都不能交出好成绩,为何还能被赋予照顾人民的重任?喊出“脱离联邦而独立”,是冲出人民困境的最佳方法?

原谅我,我没答案。

摄影:黄汉初、廖天才(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