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剥花生/吴颖慈(新加坡)


小时候为大海上色,总是毫不犹豫的填上一大片堪蓝,总以为大海就是那个样子,只有一望无际的蓝色。等年纪稍长一点,就学会在那一片蓝里,漆上白色的浪花,无穷无尽的大海并非死寂,偶尔风起,便是波涛汹涌。在回忆里,我画的大海还真无聊。

最近一次看海,是上个周日。

那是一处宁静的堤岸,不像一般的海边隔着一整片空旷的沙滩,在烈日当空下只能眯起眼睛佯装享受。这里有棵大树,形状像极了一把大伞,树下是一片修建整齐的草地,而海水就近在咫尺。海风带着咸香拂面,耳边不时传来潮水拍堤那清脆悦耳的的旋律,置身其中,甚是享受。孩子在一旁嬉闹,我独自面对大海剥花生过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中年感触良多,这天的大海看起来竟别有一番滋味。眼前波光粼粼,水面起起伏伏,在正午太阳的照耀下闪烁着金光,仿佛眼前的一片不是景,倒像是一个庞然大物俯卧在眼前安静地午睡。海浪忽高忽低,海水的颜色也跟着忽深忽浅。这里海水并不像我童年的画那样一整片都是蓝色,大概是因为海床深浅不一的关系,整个海面呈现一种变幻莫测的绿色。左边的一块是较浅的翠绿色,蔓延散开成不规则的形状,相较之下,右边的那一块就明显深邃许多。偶尔有厚重的积雨云飘过,海水的颜色就随着浮云变换,这里青了一坨,那里瘀了一块,再辽阔的大海,也会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这世界从来就不是非黑即白,正如大海也不只是单一的蓝。黑白之间,也许是渐层的灰,也许是泛黄的白,也许是雾面铁黑,也许在不起眼的地方也会蹦出青红蓝绿等色彩。有谁能预料得到呢?这人生,就跟海面上的颜色一样,变幻无常,你永远都不知道何时飘来一朵乌云,突然就让你陷入黑暗。或许曾对不起某人,期盼得到对方的谅解;或许某人对不起自己,等待对方一句抱歉。可是谁是谁非又有什么意义呢?只要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视野,是对是错,也无法像钢琴键那样黑白分明,并不是所有事都非得分出一个输赢,让人无法原谅的,并不是大错特错,而是内心深处那一股纠缠不清的执着。

再低头看一看手中的花生,外表看起来虽然都差不多,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一颗都有它独特的形状,里头的花生米也形形色色,有的饱满有的干瘪,每一次剥开都是一个惊喜。这就跟人一样啊!外表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搞不好剥开里头是发霉的也说不定。既然事情如大海可以五彩缤纷,人如花生一样林林总总,心若能像天空那样广阔无垠,就能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如此便无所谓原谅不原谅。

在有限的人生里,如果真有一个人非要得到原谅不可,让你想忘也忘不了,想甩也甩不掉,那个,就是永远与你相依为命的自己。你原谅自己了吗?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