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的人/咯特佩(马来西亚)


五年过去了,夏雨都不知秋宁搬走的原因。

夏雨与秋宁曾是员工宿舍同一寝室的室友,隶属于H集团分公司不同的部门,基本上两人在工作上应该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但就这么巧被编排一起同住。也许两人年龄相仿,又是社会新鲜人,所以很快就聊到一块儿。上班午休时,有时他们相约一起午餐,互相认识各自的一些同事;下班后,他们也会一起晚餐,有时回到寝室还一起追电视剧、听歌聊八卦、吃零食解馋……周末,一起扮美美逛街、去唱卡拉ok、偶尔也会找些主题餐厅体验一下生活的趣味,两人也越来越投缘,甚至有相见恨晚之感!

此时,夏雨盯着眼前的车龙,顺手点击车座前的“旋律飞扬”频道,一首熟悉的粤语歌曲随即飘荡在车内。是薛凯琪的歌!夏雨立即闪过一名歌手的名字,她紧蹙的眉宇却稍微舒展,这是首对现在带点忧伤但对未来有所期待的歌曲,听着歌词,她不确定歌名,但这并不重要,这让她想起秋宁。秋宁很喜欢粤语歌曲,尤其是薛凯琪的歌,以前夏雨偶尔会陪着或跟着一起听,不为什么,纯粹好听所以就听。

两人共处一室,许多生活习惯慢慢磨合、互相迁就,有时碰上工作不顺、情场失意或情绪低落,彼此会互相开导、安慰,或想些法子逗乐对方。有一回,秋宁碰上一位可恶兼专挑事的上级同事,气的她回到寝室连连跺脚,夏雨在纸上画了个怪脸,举着这怪脸与秋宁开骂,结果,两人恶言相对乱骂一阵,骂完竟然解气了,事后还乐的大笑对方“幼稚无聊”!

她俩闺蜜般的关系维持了将近三年时间,就在夏雨有一次出差回到宿舍时,她发现秋宁的东西突然收拾干净带走了!她第一时间当然拨电话询问,岂知却无人接听。也许她临时被安排出差了吧?夏雨心想,对于工作上的事情,他们一般都不会主动过问,这是她俩的默契。于是,她也没多想,安心睡下。过了几天,她从另一位同事口中得知秋宁搬到公司附近的一个单位租房,她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再三打电话询问。这回,秋宁接电话了,她言简意赅一句:“找到适合的房子就搬呗!”似乎对自己的不告而别不以为然。

自此,她俩的关系像被大刀一砸,蹦出一个很大的裂痕,有好几次,夏雨试着询问发生什么事,可是秋宁却顾左右而言他,压根儿不想提这事。慢慢地,两人见面开始没了以往聊不完的话题,只余下无话可搭的尴尬。后来,夏雨的室友换了几位,她也没了当初与人交好的热情。有时,看着秋宁以前的床位,她会想起她曾在上面趴着大哭的窘样;看到自己桌上插着的一朵假花,是她闹着说送她的“母亲节”礼物;还有她从她那“抢”来的小熊娃娃……

那么多美好、不美好的回忆,若说搬走可以断舍离,那是不是意味着秋宁就是想要把她俩的情谊就此断开?而她,继续住在此的意义何在?难道在她出差期间宿舍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秋宁决然离去?亦或是她之前忽略了什么导致她误解了她?夏雨百思不得其解,而今,她已离开公司到别处发展,她依旧找不到答案。

摄影:李嘉永(台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