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居蟹/郑嘉诚(新加坡)


寄居蟹因为成长过程中不断变化的体型而不断找新家搬迁,终其一生不停搬家,只为了寻找最舒适的环境。现今社会,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工作机会都集中在都市,而越来越多人集中在此,导致房价高涨,一时半刻都无法买到栖身之处。尤其是搬去其他国度,因为各种法律条文等管制,更是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在法律上有资格买个容身之所。

像是新加坡,即使顺利拿了永久居留权,也需要等个三年,而刚成为永久居民的头三年只能白等,前两年的公积金也比公民少,然后三年过后要买家时,也只能购买别人转售的,而不是那些相对便宜15-20%以上的预购政府组屋,还有就是三年后想买的时候,口袋里也不一定有钱。于是,只好寄人篱下继续租房间,遇到住得不舒适的,就只好搬家。

目前正考虑再搬家。为什么说“再”呢?因为目前这次搬,就已经是人生中第8次搬家了。其中最后1-2次是出于无奈,但更多时候是充满仪式感的搬家。仪式是什么?梁文道说:“仪式是宣告一个变化的完成。”

第1次是小时候从爸爸小时候和婆婆住的“老家”搬来现在住了十几二十年的家。这是从大家族的老家搬到新家,家庭开始晋升小康时所作出的变化。

第2次则是在2013年,从现在的家暂时搬去了八打灵再也(Petaling Jaya)。为了上大学,在那里待了差不多4年。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在外一个人生活,算是自己的成人礼。

第3次是2016年中,毕业了,一个人默默收拾所有的行李,回到家乡。这是人生暂时结束在学校22年的学习生涯,准备进入职场,看是否能实践所学。

第4次是2017年头,从家乡搬去了新加坡,暂住表姐家,开始人生第一份全职工。

第5次是2017年中,结束暂住,搬去和堂哥同住一间房,但他当兵,一星期也只见到1-2天。

第6次是2018年头,女朋友终于来新加坡工作,结束前后断断续续2年半的远距离生活。这是这辈子第一次同居,算是对双方感情方面跨前了一步。

第7次是2018年尾,因为遇到恶房东,也因为新工作的缘故,再次搬家。

第8次相信是2020初左右,也因为房东及房子本身缘故,可能再搬。

最近这两次搬家都是因为房东,而且搬了这么多次家,也真心累,感觉就像漂泊在海上的小船,偶尔靠岸,不久后再次游荡。也像寄居蟹那样,以为找到了舒服的壳,想长期住下来,结果因为各种原因只好再搬。可是,搬家也非一无是处,毕竟搬家让我们能在不同的地方生活,相比这辈子只住过几个地方的人,搬家带来的生活变化让我们有更多的生活体验。

但,如果能够选择,还是希望不再漂泊。这也造就了我一直孜孜念念着买自己的一间家,也不为别的,只希望有个落脚处,然后和女友组建家庭,不再“流浪”。而时不时还能回趟家乡看看父母,愿暂时还是“寄居蟹”的我在不远的将来能有两个家,家乡的家和自己定居的家。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