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的左派/江扬(中国)


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互联网蓬勃发展带来的全球化浪潮席卷全世界的时候,恐怕没有人会预料到,Trump与习近平的上台会让这个世界如此极速地向右转,贸易保护主义卷土重来,保守派们重回世界舞台的中心。各种不合常理,不符合政治正确的保守粗暴的政策让左派横行的大学校园哀鸿遍野,直呼历史的倒退。更有人直言,当今的世界已经重返冷战时代。毫不甘心的香港年轻“暴徒”们绝地反击,尽管得到身后社会民意以及大学的支持,却仍以惨败告终。整个世界向右转的趋势已经不言而喻。

这当然不能仅仅归咎于Trump与习近平同时上台的偶然,这实际上是左派公知(编按:公共知识分子)们对于世界大同的过度乐观造成的大众反制。二战后的全球一体化让东西方前所未有地深入交流,二十世纪后期计算机与互联网科技对人类生活的改造让举世平等似乎近在咫尺。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入世则让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进一步融入世界大家庭。但一派祥和的后面暗藏的是进一步加大的贫富差距与社会不公。全球一体化最后成了富人合纵连横、攫取巨富并转移赃款的绝佳挡箭牌,剩下被撕裂的各国底层草根却被不断煽动得互相仇视,底层互掐的戏码在各国此起彼伏地上演。

是左派们喋喋不休的政治正确错了么?当然不能这么说。毕竟政治正确所代表的性别平等、消除歧视等价值观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思想进步。只不过,这样的理想主义在保守势力仍然根深蒂固的今天被大肆利用,成为空想主义与左派误国的罪证。当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略带神经质地为环保大声疾呼的时候,在地球的另一面,相当一部分国家与地区的人们还在为每天的衣食保暖而殚精竭虑,平等与公正这样过于形而上的价值观对他们还太过遥远。

然而,左派的迫不及待也可以理解。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上,谁不想尽我所能去改变世界实现人生价值呢?更何况对于左派来说,世界大同的曙光一度近在眼前,先贤大哲们多年空想的平等自由也并不遥远,谁不想再推波助澜一下呢?只是,理想国的构建远非数十年之功。同道志士们前赴后继,穷尽数代人才能挣得一些政治正确的社会共识。我们应看到,性别平等或者种族平等这些在数十年前仍然属于天方夜谭的理念在今天已经深入人心。这对于那些九泉之下的左派前辈们应是莫大的安慰。但前景是光明的,道路则是曲折的,现阶段任何急于求成都是将过去所有的努力拖入万劫不复的极左深渊,欲速则更不达。保守势力不仅不会主动退出历史舞台,冥顽不灵的老人们更是会把持权力一直到死。最后双方的较量就成了寿命的比拼。而个体的寿命比起英特纳雄耐尔(注)的宏图大业来实在短暂且渺小,左派同志们只能收拾起浮躁的心情,不骄不躁,前赴后继,是非功过留给后人去评说吧。

注:关于“英特纳雄耐尔”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8B%B1%E7%89%B9%E7%BA%B3%E9%9B%84%E8%80%90%E5%B0%94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