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0/2019 《星洲日报·言路》:谢谢!我不吃椰奶饭/周嘉惠

这是2018年9月12日刊在《言路》版的拙作《炒熟的种子不开花》的续篇。基于教育部相关人士依然对课本问题没任何表示,只好借《言路》版继续探讨我国华小课本(KSSR Semakan)以及华小的各种问题,即使无法撼动有关当局闭门造车的决心,也希望能够及时给家长们一个提醒。

当第一次翻到三年级数学上册第84页“思考站”问题时,颇感出乎意料。这种我们以前中学才学的问题,现在小学就教了?时代不同程度不同,那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抱着极大兴趣想知道今天的小学数学老师会如何讲解这一道题。

题目如下:A/3 + B/6 = 1/2,A和B是什么数目?

老师解出的答案是A = 1, B = 1。结束。A = 1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不是A = 2?不是A = 3?根据女儿转述,老师没解释,直接把1代入A,就找到B = 1了。以下是本人的解法:

A/3 + B/6 = 1/2 (通分)
2A/6 + B/6 = 3/6
分母相等,分子必相等,于是去分母得:
2A + B = 3 ——○1
因为小学三年级阶段还没有学负数的概念,因此从零这个“非负数”开始代入A, 以求B:
I) 当A = 0,则式子○1得:
2 x 0 + B = 3
0 + B = 3
B = 3
II) 当A = 1,则式子○1得:
2 x 1 + B = 3
2 + B = 3
B = 3 – 2
B = 1
III) 当A = 2,则式子○1得:
2 x 2 + B = 3
4 + B = 3
B = 3 – 4
= -1
由于答案是负数,这个答案 不取。之后的数目也会让B的答案 落在负数范围,因此到此为止即可。
所以,正确的答案是 (I)A = 0, B = 3,(II)A = 1, B = 1。

换句话说,老师给的答案只答对一半。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

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三年级数学课本的《教师指南》,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个A = 1, B = 1的答案,没有附带任何其他解释。 可能编书的作者(个人认为编课本的应为‘编者’,而非‘作者’,怪自己赶不上潮流吧!)认为这种题目老师肯定会,不必解释,虽然作者提供的答案也只对了一半。那么,这是老师的错吗?好像也不能怪老师,女儿的老师在参加师训时是华文组出身,但是校方不知基于什么动机,让老师担任同一班的华文、数学、体健三科的教学工作。体健这类副科校方不重视倒也罢了,而华文、数学等主科也如此和稀泥,其中玄机区区不才,就看不透了。这不是个案,全校都是采用同一种方式排课,同一班学生每天大半时间对着同一位老师,如果还不至于心生厌恶,难道也不考虑师生间可能互相腻得影响健康吗?

再来,是三年级科学第七课“密度”。开场白是一位母亲表演“魔术”给孩子看,让原本沉在水底的小番茄,在另一碗“水”中浮上来。根据书上“给老师的话”所提供的指示,要求老师借故事“带出沉或浮与密度的初步概念”。接下来的九页课文比较了各种物质在不同液体中或浮或沉的情况,并带出物体在水中的沉浮与轻重无关的概念。很好!然后,女儿问了最关键的问题:“那么,密度是什么?”物体沉浮无关魔术,而是和物质的密度有关,但密度是什么?不知道!老师没解释吗?有同学提问,老师让他们闭嘴。科学老师是什么组别出身不得而知,但似乎对科学的教学热情有所欠缺,也或者对这种课本有点力不从心吧?(顺带一提,两年前女儿上一年级时,英文老师由始至终从没打开过课本,我翻阅课本后,其实相当认同老师的做法。此课本如今已经弃用。)

国小版的三年级科学课本第98页(特地到语文出版局购买),起码还说明了密度低的物质内部有比较多气孔,华小课本连这一点也没有做到,更别提去说明密度的定义为“物质每单位体积的质量”了。其实,即使要说明密度的定义恐怕也大有问题,此质量和一、二年级数学课本中教的质量(其实应为重量,即重力影响下的质量)不是一回事;这也是我之前对“质量”课文那么恼火的原因,知识往往环环相扣,一开始就走错路,以后怎么兜回来?

三年级华文课本第64页提到竹筒饭的材料为糯米、椰奶和盐。或许本人真是孤陋寡闻,还是首次在马来西亚见到“椰奶”一词。我们使用“椰浆”这个称谓已经不是一年半载,是什么原因让课本突然冒现“椰奶”这么神奇的名词?椰浆英文一般称coconut milk,milk者,奶也。难道这又是一个英翻中的实例吗?过去曾经在中国喝过当地所谓的“椰汁”,原以为就是我国的椰水,不料却是比较稀薄、加了糖的椰浆。这种“椰汁”在中国也有人称其为椰奶。这是我国华文课本在试图把本地食材中国化吗?我还上网搜寻椰浆和椰奶的区别,果然有收获,前者较浓,后者较稀,在英文即coconut milk和coconut cream的区别。 “技术上”而言,液体稀薄即水分多,无必要的“灌水”则等于“偷工减料”的代名词,这个逻辑没错吧?偷工减料是我国一般打算做长远生意的商贩不屑为之的行为,这个小小结论应该没问题吧?那么,竹筒饭是用椰浆还是椰奶煮出来的?课本为何以椰奶取代椰浆?不论是英翻中,还是直接移植中国惯用的词汇,若深究作者心理,大概都可以扯上后殖民主义,“祖国的用法”就是好!是不是如此原因,华文课本的作者有必要做个说明,好让大家明白原委。

四五六年级的课本尚未面世,不知是否可以期待介绍国民美食“椰奶饭”的课文出现?若不幸言中,这椰奶饭还请负责编华小课本的诸公自便,我吐血犹恐不及,饭就不吃了。

个人对课本扉页所列的作者名单始终感到满腹狐疑,他们是真有其人吗?怎么有人可以在大名公告天下的情况下编出貌似未经思考、敷衍了事的课本?每次接到诈骗电话,我都会反问对方:“你妈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总希望当事人会因而大彻大悟,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不知怎的,此刻也想请问华小课本的作者们:“你妈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