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食/周嘉惠(马来西亚)


过去在外国留学时代,曾经被迫吃下许多美式速食,汉堡、披萨之类。最高纪录一天三餐麦当劳,连吃三天,以致往后对汉堡心生恐惧,尤其那个巨大的M,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按心理学的说法,当是“童年”阴影吧?

回到吉隆坡之后,极少主动再去碰美式速食,选择这么多,而且价廉物美味道好,当然是支持本地美食喽。就这么不假思索地吃了二十几年,在这几年工作日更是越来越依赖大排档卖的食物,最近突然有所醒悟,食物似乎只剩下填饱肚子,维持生命的功能而已。这,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啊?

巴黎人用晚餐的时间相对较晚,通常八点才开始。三几个朋友一起,边聊边吃,菜一道一道上,吃完了又一道一道撤。让人心生畏惧的餐具其实也没那么吓人,侍应生按照客人点的食物顺序排好,刀叉从外向内顺着使用就是了。随便一个五道菜(five-course meal)的晚餐就足够让你吃到十点之后,宾主尽兴而归,为一天画上完美的句号。荷兰人说,才没有像巴黎人那么闲!但我总觉得,生活嘛,悠着点,赶什么呢?

话说回来,现实中晚上需要赶的事还真不少,譬如小孩的功课、家务,通常还得回公司加班。我其实跟当年碰到的那位荷兰人一样,没巴黎人那么闲。不同的是,荷兰人比较像是不屑巴黎人所为,而我则比较倾向于向往巴黎人的生活美学。

大排档食物说穿了不也就是速食吗?营养价值不见得比美式速食高明多少,卫生指数只低不高,天天吃、常常吃实在没那么值得自豪。生活不能越过越没有素质,甚至没有要求,这样下去的结局想想都很可怕。回忆起一对旧识的英国夫妇,他们凡是在家开伙,食物不要求太多花样,但用餐时一定有古典音乐伴随,葡萄酒助兴,再点上一根大蜡烛照明,很有气氛。

其实,用餐时不一定要有古典音乐、葡萄酒、大蜡烛,或者十个八个不同大小功用的刀叉,但是用餐也不该都尽是在“对付”而已,而是应该多用心一点。即使无法天天如此,一个星期一次,或者一个月一次总该可以安排,暂时忘掉一晚的功课、家务、加班并不为过,没了这些牵挂,用餐肯定更写意。

慢活,是为了重新感受生活的美。慢食,只是一个开始。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