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宫天闹(马来西亚)


小明七岁时,母亲问他你长大要当什么?他说我要当警察,因为警察叔叔可以拿枪。

小明十四岁时,母亲问他长大要当什么?他说我要当律师,因为律师可以帮人打抱不平。

小明二十一岁时,朋友递给他一支香烟,他犹豫了一下,朋友笑他什么都不敢试。他赌气点起香烟狠狠抽了几口,然后从那时候开始就越抽越狠了。

小明二十四岁时,香烟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开始吸白粉。为了购买白粉,家里所有的钱都被他偷了,还开始借大耳窿(编按:即高利贷)。

小明二十八岁时,几乎家里所有的人都和他断绝关系,除了他那年迈的母亲。为了帮他还债,快六十岁的母亲一天要打三份工,爸爸和兄弟姐妹们都劝母亲死心,可是母亲就是不放弃他。

小明三十二岁时,母亲终于挨不下去,疲劳过度而去世了。瘦骨如柴的他走回家要见母亲最后一面,父亲拿着木棍把他赶出去。他站在家门外,伤心得大哭。从此以后,仿佛这世界在也没有亲人了。他跑到天台,想到他连累母亲那么多,那么的对不起母亲和家人,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就在他要往前踏的时候,一只手把他给拉回来了。他转头一看,看着父亲哭着臭骂他,他也听不清父亲在骂什么,他也抱着父亲大哭,说对不起,我一定会改过。第二天,父亲为他找了一家戒毒所。

小明三十六岁时,他已经快四年没有碰毒品了,也努力工作把所有的债慢慢还完。父亲和兄弟姐妹也和他和好如初了。父亲问他现在有什么打算?他想起他小时候的愿望,当警察的话可能有点有心无力,他决定要开始读书,当律师去。

小明四十三岁时,八十岁的父亲在看着他带四方帽时,激动得流下眼泪。

小明四十四岁的时候,病重的父亲躺在床上,摸着他的脸对他说,我下去有脸见你的母亲了。他哭着说,爸,您安心的走吧,跟妈说,他的宝贝儿子回来了,等到以后我们重逢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的跟她道歉。父亲缓缓的点头,走了。

小明七十岁时,他那晚还在办公室忙着明天的上庭的文件,突然胸口一阵痛,还好只是一下就不痛了。他抬头一看,他笑了,今晚他要和父亲和母亲重逢了。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