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交通枢纽重逢/郑嘉诚(新加坡)

ozedf_vivid


和女友在一起4年多了,我们在吉隆坡读书时认识,前面2年半的大部分时段都算是中或远距离恋爱。她来自槟城,我来自柔佛,还在读大学时为了省钱,就搭8-9个小时的巴士上槟城找她,有时一两个月见一次,最久的那次是300天,那时她出国留学。

她留学的国家是英国,因此除了距离上远了,我们也有了时差,有时是7个小时,有时是8小时。不管你是否有经历过任何中或远距离的恋爱,单单想象相伴的那个人从你的生活中离开300天,也就是10个月,并不好受。

而这300天,也是我们在一起两个月后的第一个,也是最远、最久的远距离。其实远距离是反人性的,心理学中的爱情三因论里提到的“亲密” (Passion)、“激情” (Intimacy)和“承诺” (Commitment),距离上的远,就让所有的爱人没了空间上的亲近,没有牵手、拥抱等的肢体接触,也就少了“激情”,因此我们需要靠意志力、打电话、视讯等方式分享生活来联系感情。
这2年半间每次分离都是在巴士站或是机场, 每次离开都充满悲伤,每次重逢都迫不及待,未见面前嘴角就上扬。还记得上次,用了一整年储蓄下来大半的钱,买下阿联酋航空公司A380的机票,横跨接近半个地球去参加她的毕业典礼,飞行超过半天的时间,就在机长报告我们即将抵达英国首都伦敦的当下,忍不住开始窃喜。然而在超长的通关排队等待后,见面的瞬间我们竟然都有不熟悉的感觉!当时在想是否要干脆见面后也继续拨打视讯算了,但幸好这样的不习惯感也只是维持了几个小时。

接下来毕业后,她开始在槟城上班,而我在找工期间,每隔1-2个月就从柔佛去槟城看她;每隔1-2个月的重逢,让分离变得比较容易,毕竟知道短时间内就能再团聚。而从2018年头开始她便搬来了新加坡,开始在这里工作,从当时的超远,到现在的同居,这是很有层次感的爱情。

我也相信现代因为全球化、高等教育的普及化、人均收入的增长等的影响,情侣和家人有越来越多在机场和巴士站分离和重逢的经验,每次的分离都让我们感觉到失去,而重逢则允许我们有机会实践我们的珍惜,把握重逢后的分分秒秒。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