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山三(马来西亚)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第一次读这首余光中的诗,虽然还只是懵懂女孩,也不曾离乡背井,只凭着对海峡两岸略知一二的历史知识,隐约“感觉”那至亲至爱分隔两地的思念及哀伤。想象当时通讯不发达,要知道彼方的消息还真不知要等上何年何月,想见面更是难上加难,重逢之日可说遥遥无期!

电视荧幕显示南韩与朝鲜在金刚山举行离散家属团聚活动情况。霎那间,有寒暄声、哀叹声、恸哭声等等交织当中。记者也抓紧时间访问几位家属,有说是来会六十多年不见的弟弟,有来见亲姐姐的,也有老父亲与已过中年的女儿相会……他们的团聚除了需要耐心等待、也要多次登记申请、经过(政府)多重筛选,所以来到此全都已年过半百,那重逢的场景——老人们或促膝而坐,或相拥而泣,或侧耳倾听……让人为之动容,唏嘘不已!

从报章上的专题报导获知有一种叫“归侨”的人——他们原在南洋落地生根成了“华侨”,1930至50年代的中国正处于动乱时期,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离开了生养自己的故乡(本文指过去的马来亚,现在的马来西亚)漂洋过海到中国生活成了“归侨”。当时回到中国的归侨们生活极为艰苦,也不太适应中国的天气,以至于他们想回家时却因马来西亚对其身份的“不认同”导致有“家”归不得,只能把对“故乡”难以割舍的情感深藏心底,每当夜深人静之际,独自回想、黯然落泪。如此,过了半个世纪,马中才签下协议开放让归侨“来”马探亲。

“飞机即将降落(马来西亚)时,我往下一瞄,一片绿林成荫、椰影婆娑,我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一位归侨受访时语带哽咽地说。由于历史/政治因素而分离,想见面却不得见的想思,但也正因为不容易所以非常期待,日月担心故乡的亲人身体是否安康、生活好不、顺心顺意与否?想念熟悉的味道、过往生活的一景一物、一起话痨拌嘴的日子……所以总会想方设法联系,哪怕只是一封简短的信件、一句问候语、一张照片,甚至只需知道对方还活着,似乎便已心满意足。重逢,也许只为了纾解那浓浓的乡愁、寻求片刻的慰籍、缅怀逝去的美好。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