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贴文三之一)我们是否上了希盟的贼船?/徐嘉亮(马来西亚)


去年的五月九号,马来西亚的人民似乎被打了一剂兴奋剂,以为换了新掌舵人(其实是二度新首相)以后,大马就会驶向光明的前程!怎知,大家很快地就被淋了一桶冷水,梦醒了?!

首先登场的仍是老调重弹:首相认为大部分的华人都很有钱,因此政府必须继续推行扶助马来人的经济政策。此时,经济部长则忙着搞土著经济大会,讨好马来人并不需对其他的族群感到抱歉。对于公器只用在某个族群,华社当然是一片哗然,谁知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针对此事回应时竟然说: “华人其实也是很种族化,因听闻政府办土著大会,部分华团则立即反对。”接着,教育部长为了维持预科班的90:10固打制比率,异想天开地增加了一万五千份学额。这完全不考虑师资、教育资源、大学配额的措施,大大地增加了不公平的社会现象,怎知他还沾沾自喜,希望大家都开心及满意?!正当大家议论纷纷,他突然杀出一句:“如果我们现在说要改变(大学预科班),如果我们说新马来西亚已经不需要固打制等,那我们也应该确保给予土著的工作机会不会只因为他们不会说华语就被否定了。” 更令人心寒的是马智礼这番谬论,竟然获得在场者报以热烈掌声回应。

另一方面,政治人物似乎都各有打算。马哈迪不断地想要壮大土团党,东渡沙巴后,还大施吸“蛙”大法,积极欢迎巫统和伊党的加入,以便实现马来人大团结。公正党呢?他们则被“男男性爱短片”搞得头昏脑胀,党内上下“团结二致”。当然,一淌浑水中,各种各样的奇端异论更是漫天飞。从制造第三国产车到飞行车,废除大道收费变成了打折扣,危险的放射性稀矿土废料严重性变得比不上高达1000亿令吉来自稀土下游工业投资的重要性,统考的“最后一里路”无限延长至“亿里路”,要求放宽的中国印度游客落地签证政策则变调成为需要透过第三国入境我国方可申请。这一切真的是令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如今,在大马来人主义横行的当儿,未来首相安华声明新政府不能再保留种族政策,必须把大马打造成一个种族平等的国家。这似乎让大马人民在昏暗的黑夜里看到了一线黎明的曙光。到底这道曙光能否迎来万丈阳光,或是会继续被乌云遮蔽呢?这有赖于政治人物不为私利,体现以国家光明未来与人民福祉为主的觉醒。为了不上这条贼船,大马人民必须时时观察及监督政府,确保国家走向一个公平、进步、和平及昌盛的未来。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