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堂,你的地狱/周嘉惠(马来西亚)


公元两千年,独自在纽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游荡。出发前听说有位高一届的校友在此定居,但匆忙间没问到他的联络方式。某天在奥克兰赌场Skycity旁的一家小商店买杂物时,听出女老板的马来西亚口音,于是随口一问:“认识李X祥吗?”答案是:“他是我弟弟。”

就这样,在一个陌生城市遇上了熟人。说是熟人也有点怪,其实之前完全不认识,但是在国外单靠“校友”这一层关系似乎也足够瞬间成为熟人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之后几天经常在店里耗,甚至帮着去办货什么的,没其他事就天南地北的闲聊。纽西兰的人口不多,起码不比他们的绵羊多,但纽西兰是个移民的热门地点。聊天中李学长告诉我一个没想到的讯息:纽西兰虽然每年有一堆人移民过来,但是有更多人移民出去,导致当时他们的人口负成长。

这有点出乎意料。那些人不住纽西兰,移民去哪里呢?当然各地都有,但主要是移居到邻国澳洲。

后来,我到澳洲探访定居在那里的妹妹,了解到移民出澳洲的人其实也不少。他们去哪里?美国、英国。如果再追踪下去,你将发现美国人也有移民出去的,我就认识一位耶鲁大学毕业的博士宁可住在砂拉越的森林里,也不愿留在美国“享福”。

我们认为天堂一般的纽西兰,某些当地人的天堂却不是纽西兰。某些纽西兰人认为天堂一般的澳洲,可是某些当地人却不认同,他们的天堂可不是澳洲。大家搬来搬去,追求的自然都是更好的居住环境,你好不容易来了,人家却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世界究竟还能不能够找到一片净土?

假如有机会跟那些以“第二家乡”身份来马来西亚长住的外国人聊天,他们对马来西亚的评语往往还是相当不错的。不错?这些人眼睛瞎了吗?我们形同种族隔离的政策怎么当得起“不错”两个字的评语?赵明福死得不明不白,十年都给不出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说法,“不错”?

其实这跟你决定移居纽西兰,同时也有纽西兰人恨得决定移居澳洲的情况没两样。问题出在你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你关心这里的方方面面,而这些外来者仅仅是住在这里,吃喝玩乐而已,赵明福是哪位?大学学额固打关他什么事?

这个世界如果真的有乌托邦,那一片土地就不需要反对党了。然而,那些需要却偏偏没有反对党存在的地方,也绝对不可能是乌托邦就对了。反正,乌托邦是不存在的,它顶多只是某些有心人扛在自己肩上的责任而已。

“关心则乱”,答案就这么简单。只要不去关心,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活得很快乐。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