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轻信别人惹的祸/驴子(马来西亚)


走出客栈后,我朝着轻快铁站的方向走去。马尼拉市喧闹吵杂,交通混乱,空气混浊。我这个有着华人脸孔的女子独自走在大街上,难免引来一些人的好奇眼光。我对这个城市一点也不熟悉。

同事伊娃趁着华人农历新年到来回菲律宾,我跟着随行。飞机降落在马尼拉机场后,我们搭巴士从马尼拉市来到了Legazpi市。Legazpi市距离马尼拉市超过400公里。从伊娃家的村落可见到远处的Mayon火山,几个月前此火山爆发,熔岩把山下的多个村落都毁于一旦。我在伊娃的家乡待了几天,觉得这个穷乡僻壤很无趣,就跟伊娃说我要到马尼拉市走走。伊娃劝我不果,唯有提醒我到了马尼拉市后要多注意自身安全。我背起行囊搭上巴士回到马尼拉市,找了个客栈住下。

菲律宾的治安并不是很好。一个华人女生只身在马尼拉市,人生地不熟,不会说也听不懂Tagalog(菲律宾语),我这才理解伊娃的顾虑。更何况,我出国之前没有做好充足的菲律宾旅游资讯准备。

搭上地铁,几个站后下车,步行到Rizal Park。远离了人挤人的街道,公园里只有零零散散的人在散步。我舒适地走在步行道上。忽然,一个人叫住我,我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年约30的妇女。她用英语跟我搭讪,问我是不是华人,说她曾经在台湾工作。这几天,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闲逛觉得很是无趣,现在有个人跟自己谈话,我心中一乐就跟她闲聊起来。她说她和家人要上马尼拉市北部的Baguio高原区游玩,邀我随行。我在马尼拉市正苦无去处,便不疑有他地答应了。

于是,我回客栈收拾好行囊,办了退房手续,就到约定的地点跟她会合。她带我到了她的家,那是在市中心的一间简陋小房子。我与她的几个“家人”见了面,觉得他们面目友善不似坏人。然后,我跟着他们上了一辆小货车,浩浩荡荡上山了。

在上山的路上,他们在车上聊着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我只觉得自己昏昏欲睡,车窗外的景色匆匆晃过而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久,最后停在一间屋子前。我跟着他们下了车进入屋内,觉得全身乏力,他们问我是否口渴了,就递来了一杯可乐。平时,我鲜少喝有气饮料,可是这时我接过可乐便一口喝下。一喝下没一会儿,我胃部内翻滚,急往洗手间跑去猛呕吐。之后,他们很“关心”地扶我到床上,我就昏昏沉沉地入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被叫醒了。我一睁开眼,看见是一个陌生的男子,隐约中听见他用英语说:“你的朋友已经走了,你怎么还在这里?”我还没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拖着身体下了床检查自己的行囊,发现护照还在,钱包却已不翼而飞。男子见我一脸的茫然,样貌不像当地人又十问九不知,似乎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说:“我载你到警察局吧。”

男子载我到了警察局,跟警员说明我的情形。我的头趴在桌上,脑袋仍然很昏沉,警员说我应该是被喂迷药了。警员跟我录了简单的口供后,我给了他伊娃的联络电话,他帮我联络上伊娃。伊娃远在Legazpi,一时三刻也无法赶到Baguio,便联络上Baguio的一位认识的牧师来接我暂住他家。在Baguio的几天,牧师的一家人带我到处走走散心。直到归国的那一天,还特地送我到马尼拉机场。此事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告一段落。

事后想来,能平安无事的回国,那一定是神明和祖先的保佑了。事隔十多年,我对菲律宾的整个旅游记忆模糊(是不是迷药的副作用?),但对于被骗的经历却不敢忘记,还不时得警惕自己无论在什么地方旅游都勿轻信陌生人。还有,不要随便喝别人递来的有气饮料。

照片提供:驴子(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