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式批判〉/刘明星(马来西亚)

oznor_vivid


如题。拷问的不是烤红薯或者烤肉串,铐着的是各生员半世人的试炼。不是做生不如做熟吗?那么,是不是也考生不如考熟呢?

据老师说,科举制度是考试的滥觞。那是对于举荐的凭据过于轻率,单单是官员的一面之词不足以担保另一个人可以负起管理公家工作的责任,科举似乎起于千余年前华夏的魏晋时期。科举的终结就比较明朗,是百余年前的晚清。

有那么多年的历史,里面的演变当然并不单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事就不勉强去硬硬用一两句话概括了。那些乡试殿试里的种种戏剧渲染,也不必在一篇小品文里较真。

就说说大马今年始废除了小学低年级考试好了。我个人支持结束这种过早训练分数主义的做法,半年过去,访问一两个家长,似乎也不见得有很大的反对声浪。话说是为了快乐学习。能寓快乐于学习,当然也不见得是坏事。但,今天在社交媒体却看到有以平成废物批判了降低学习要求,说以快乐作为目标并不可取。那么,用课堂评估,不分名次,取消从小就竞争的注重快乐学习是不是制造废物的温床?

让我另外提问:小学教游泳可不可行?要求大酒店腾出泳池是馊主意不在话下,但每间学校挖一个泳池不用说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为什么不借助大自然呢?毕竟游泳不是课室里的活动,而且,夺命的往往是对自然的敬畏不足,我国没有半个州是没有海岸线的,即使没有湖,也有河流或池塘。不用说,出于安全考量,以及划一课程的难度,这样的提议也只能被归类为馊主意的。何况,这对旱鸭子是不合理的要求嘛。但是,据知有北欧国家已经实行了,只我不知道如何评估这求生的技能之一。

其实,我觉得以考核来决定未必能确保学习能够成功,但至少提供了一条人人可以参加的评估途径。只是,不一定是学习数理化或者德智体群美的分门别类。为了激发人生的可能创作性,何不鼓励从小学习自我评估,让学生学习如何决定人生的大方向,而不是一味的读写算?

这些惊世骇俗的意见当然是抛砖引玉的企图,看官不必过度诠释,只要能有一丁点的启发,最好是互相有所讨论,那么我的假批判就达标了。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