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的小小心机》/宝棋(马来西亚)


我是老师们培养出来的考试生。我不知道国校生的“军训”有没有华校生那么严苛,我和我的同学都是从小测验、听写,默写、小考和大考的环境里长大的。这些“考试”对学生来说是噩梦,但现在回顾过去倒让我记起了些趣事。

我记得小二时,老师实施了听写赏罚政策:听写拿蛋的要请拿满分的小朋友吃苹果。某天我就是其中一个拿鸭蛋的小朋友。所幸妈妈不是怪兽家长,拿了蛋也只不过被念了几句,还被取笑。

还是小孩子的我应该是很爱面子,不甘妈妈取笑,以为放假一个星期后她老人家不会记得,我便假意地说要带苹果去学校吃。我当时太天真了,越是那么自动自发做那么乖的事肯定有蹊跷。一言惊醒梦中人,拿鸭蛋送苹果的孩子又被妈妈取笑了。

听写其实是小菜一盘,大班的孩子除了听写还升级到默写小文章的程度,也就是当老师说开始的时候,你就得把收在脑袋里那指定的文章写出来。试想想哪天你忘了有默写这件事,你可完蛋了。

后来大班生的我们胆生毛,忘了练习听写默写不要紧,只要够胆冒险作弊就行了。那时候我们盛行用其他语言的书建围墙,像投票站的那种设定,以免隔壁的同学“不小心”瞄到你的答案。围墙挡住老师的视线,墙后的你偷瞄抽屉里的答案。老师一靠近,抽屉里的书推里面一点,若无其事。这招万试万灵,很少会被抓包。对了,自己要有自知之明,作弊不要那么贪心,10题对个7题就好,不然老师会起疑。

当然作弊是不可取的,学校非常严正看待这件事。听说考试作弊不但会被处罚、见家长、见校长,甚至被开除。我虽然顽皮也不敢大考的时候作弊。

记得有次考华语,其中五题是填充汉语拼音。汉语拼音我最拿手,一定拿满分。试卷做完了,东张西望。望到右边的男同学向我使眼色要那五题的答案。不帮的话他会不跟我好,帮他又怕被抓包。想了想决定“帮”,不过我把c变成ch, j变成q,s变成x。若被老师逮到应该不会被处罚,至于友谊就等拿成绩的时候才算。

终于派成绩了,朋友拿了蛋,我拿了满分。朋友看了我的成绩斜眼地说:“你好嘢!”

和小学同学失联了几年后又重聚,大家谈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个小插曲,他还记得。哈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