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能盼到马来西亚教育制度的大反转?〉/徐嘉亮(马来西亚)


大约十年前,我载妹妹到赛城(Cyberjaya)面试。等待的当儿,我看见一位马来少女穿着清洁公司的制服在洗厕所。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问道:“小妹,年纪轻轻的你为何不继续求学?如果情况许可,我能帮你至少念上工艺专科学院,学得一技之长,至少比洗厕所强吧?”看官们,这马来少女的答案肯定让你瞠目结舌。她幽幽地回答:“大哥,我已考获北方大学的会计学士文凭,只是不获有关行业的聘请,唯有暂时洗厕所了。”一听之下,我打抱不平地拿了她的联络电话号码,介绍她到相识的公司面试。各位,这件事情是否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她是否能在会计的行业里谋得一个饭碗呢?答案是和《2019年经济展望报告》的内容是一致的。土著大学生在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失业率甚至还高于与他们同龄,却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同胞。当中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所拥有的技能,无法符合相关市场的需求。这就是马来西亚政府一直为了自个儿的政治利益,玩弄种族主义以捞取选票,只注重“Kuliti” (肤色),而不是 “Kualiti” (品质)的苦果!(旧时的国政政府,或是现有的希盟政府,都是玩弄种族政治的“政治捞家”。)

难道现有的马来高官不知道真实情况吗?根据2019年5月12日的《透视大马》报道,精英顾问团主席敦达因认为,政府应废除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不过,贸然废除可能会让希盟被贴上“反马来人”的标签,形同政治自杀。早前,再次担任首相的敦马哈迪也声称,大学预科班的设立是为了让成绩较差的土著学生以“后门”方式进入公立大学。如今,闹得满城风雨的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入学种族学额课题,以及“天才型”的教育部长的公开解答(何时废除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先确保土著不会华文也可以受聘。),似乎让我们更加远离了大马教育改革的方向。

其实,马来西亚大学预科班文凭完全不受国际承认,相比于STPM文凭广为世界各地大学承认的价值,为何大家要争先恐后地抢入大学预科班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它是进入马来西亚政府大学的捷径!现今学子的心态是越容易考获大学文凭越好,越早毕业越好,越高薪金越好。试想想,一个只经过“快熟面”模式训练的大学毕业生,不但没有一技之长,反而满脑子都是快速致富,想拥有高自由度,工作时间短的想法,是否能获得老板的青睐,给予高薪呢?

正如UCSI的达祖丁教授所说的,前朝政府不愿做,现今政府害怕做,唯有寄望人民自身的努力,由民间发起教育改革,让马来西亚的教育走向光明。今天,我国的教育课题会演变成种族课题,主要的原因是大部分的马来穆斯林同胞都接受政治捞家操作种族课题的手法。有鉴于此,我们应该改变与友族的沟通模式,主动走入他们的生活,也要让他们走进我们的社群,让大家明白马来西亚的教育困境是不分种族肤色的。如今,许多民间机构自办国外知名教育理念的学前教育(华特福、蒙特梭利、Reggio Emelia方式),是教育改革的第一步。

但愿我们这一批中生代还能在有生之年看见大马教育制度大反转的一天。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