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的人生,颠覆的结局〉/颜铷仪(马来西亚)


这到底是第几批追兵了?自从上一次的任务失敗引起了目标人物的怒火,就开始了一连串不断的追杀。漆黑的通道回荡着奔跑留下來的回声,呼呼的,听起來格外的恐怖,一片漆黑的夜里,只余一抹銀色在迅速地窜动。

突然前方窜了兩条身影。一时间,黑暗的通道内火光爆闪,枪林弹雨交织成一片,可怕的搏击术,快如豹的身形,闪电般的银色刀片,金色的耀眼弹花。“哼恩!”闷哼声咋响,一切归于平静,高手的过招不过短短一分钟,胜负已定。突然,枪声砸响。胸口溅出的鲜血,染红了白色的风衣,鮮血順着銀色的长发一滴一滴地落下。沒想到她竟疏忽了躲在暗处的那个人。也罷,这注定是她今生的命啊!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小姐,小姐,起来了!”好吵!被枪撕裂的胸口,火一般地烫人,尤其记得那种彻骨冰凉侵袭细胞带着自己走向死亡的时刻。遗憾么?必须的,果然,天妒英才啊!我还不想死呢……头昏昏沉沉的,隐隐有些无力的胀痛感,这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种掌控不住的感觉象征着一种危险。“小姐醒醒啊!”“小姐……”“小姐……”吵死了……闭嘴!”一声嘶哑的低呵猛然间炸响。银狐打量着四周,随着那一声低呵声,她便感觉不对劲了。“目前也只能静观其变了”,银狐心想着。银狐跟着那姑娘下了马车,眼前邸府上的牌匾写着“将军府”三字。一位妇人迎了上来说,“木兰啊,你爹病了呀!”不是吧!我怎么变成花木兰了?于是我就被她拉走了。

那一位妇人将我拉进屋子后,便扑向了床边,眼泪刷一下就落了下来。“将军,你是否好些了?”咳嗽声从床幔里传出,刚想作答,屋外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声音,“李公公到!”只见一位太监手捧一卷金灿灿的圣旨徐徐展开,大声念出皇帝的旨意:“花老父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匈奴来犯,我大汉朝为保家卫国,弘扬天威,念花氏世代为将,能兵善战,特召花氏男丁一名,辅佐我大将军,斩将杀敌,勇退匈奴,即日启程,不得有误,违者斩立决,钦此!”那太监念完圣旨,转身就走。

看了看身体抱恙的“父亲”,银狐只好步“花木兰”的后尘,代父从军。来到军营,一个披风凛凛的身影吸引了她。那人眉清目秀,双眼炯炯有神,眉宇间英气十足,想必他就是著名的李将军吧?列进队伍,将军说道:“匈奴侵我河山,辱我百姓,强取盗夺,我们身为大汉子民,驱逐匈奴,当仁不让,我在此起誓,誓死保家卫国!”随即,大家跟着喊道:“保家卫国,保家卫国!”高昂的气势渲染了整个军营。

“来人啊,有匈奴!”不知谁在军营了喊了一声。“哈哈哈!”悠长的笑声从远处传来,迎来了一个首领似的人物。那人约两米高,魁梧的身材,黝黑的脸庞,把大家都吓得瑟瑟发抖。“来人,把那将领给我带上来,只要各位将士投奔我匈奴,定保你们在我草原上有着自己的居所,但你们须为我匈奴人战!”领头说得傲气冲天,汉军将士们听得咬牙切齿。

只见银狐低头深思,看了看周围环境,走出了人群,昂首阔步地走向了匈奴首领。“我花木兰愿投靠匈奴”。人群底下一阵激动,李将军鄙视地狠狠的看着银狐。首领高兴坏了。“小人花氏,早就仰慕匈奴大汗的威风,痛恨汉朝。论实力,汉朝决然不是将军的对手,我愿臣服于匈奴大汗!”语毕,银狐跪拜了下来。此刻,人群立马沸腾起来。就在匈奴首领对银狐降低了戒心,银狐一个箭步冲到了首领身旁,手握匕首,恶狠狠地抵着了匈奴首领的脖子。首领正准备叫唤,银狐马上说道:“您可别乱叫,把我吓着了怎么办,我可是新兵,连匕首都还没拿稳呢,手不小心抖了抖,刀就会刺进你喉咙里。快把我军放了,不然……”银狐抵着首领的手微微晃动,威胁意味十足。

“就凭你……”说时迟那时快,匈奴首领便倒下了。银狐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看轻她。下一刻,银狐便飞身至那群匈奴之中,以一敌多。大家都被她华丽的身手,诡异的步伐,惊人的速度给震撼了。不一会儿,银狐便将匈奴士兵一一绊倒,杀个片甲不留。在人群中自带主角光环肆意地发光发热的银狐,深深地吸引住了李将军的目光。

自从那天以后,每当银狐独自在后山习武,李将军都会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他并没干扰她,只在一旁默默地练剑。银狐也不加理睬,似乎把自己融进了剑术的世界里,随风而动。两个独立的个体,本应互不干涉,此时却宛若融合起来,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李将军出现在银狐面前的次数随着时间逐渐多了起来。银狐虽看出了倪端,却也不说破。两人虽从未有过交流,心里的距离却在缓慢地靠近,变得不再陌生。有时银狐会突然心血来潮地与李将军过过招,比试比试。李将军虽脸上无奈地接招,心里却在暗自窃喜。为了增加彼此相处的机会,李将军时不时就会传她入他的帐营里讨论战略,甚至邀她一同下棋。两人互相心生好感,彼此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没想到啊,我们以冷血之称的堂堂第一杀手李将军竟然也动了凡心。

可是这样安逸的生活,只维持了短短一个月便被匈奴给打断了。硝烟四起,烽火连天,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一场血腥恶战就这样开始了。银狐一直陪伴在李将军的身旁,为他出谋划策,同他一起上场杀敌。两人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培养出了默契,只需一个眼神便可接收到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地上铺满了血肉模糊的尸体,还有那无数残缺的肢体。黄沙染成了血布,烙印出一条条血迹。最后,汉军彻底击败了匈奴。

李将军激动地奔向银狐,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意,向她表白。银狐虽欣喜若狂,却也保留了一丝的理智,轻轻地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李将军一听,晴天霹雳,不知所措地僵在一旁。半晌,李将军回神后,大吼了一声:“什么!我以为你是男的!”说完,李将军便惊慌失措地逃走了。独留银狐呆呆地摊坐在地上黯然神伤,泪如雨下……原来,李将军喜欢男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