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和方言》/梁山下买豆腐(马来西亚)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华社曾经很努力推动过讲华语(普通话)运动,当时的口号是:“多讲华语,少说方言。”在那个时代,籍贯的观念比较强,很多人在有意无意间都会找回相同祖籍的对象结婚,结果血统纯正,方言自然盛行。

中学时在一个客家人创办的学校就读,对一个非客家人而言那是一个很特殊的经验,全班不讲客家话的同学就只有那么三几个,每天都被客家话淹没其中。提起客家话不得不说一下远在加拿大的温莎大学(Windsor University),据说在九十年代之前毕业于这一间大学的马来西亚同学,英语不一定流利,但是客家话肯定顶呱呱,实乃客家之光!

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有心人担忧没有共同语言,誓将导致华社无法团结,于是推动讲华语运动。记得当时在校讲方言万一被老师逮个正着,必定少不了挨一顿训,可是老师办公室实际上也是方言的天下。校长或许是为了顾及大局,双方都不得罪,说得一口浓浓客家乡音的华语,非训练有素的我校同学,几乎没人听得懂。

岁月如梭,韶光易逝,转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如今讲华语运动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几乎完全消灭了方言。今天的华小学生十个有九个半自称“华语人”,讲客家话的是客家人,讲广东话、福建话的是广东人、福建人,那么只会说华语的不是华语人是什么?

于是,又有另一批有心人开始担忧了,不会说方言岂非忘本,成了失根的兰花?哪里可以这样!近来许多地缘性的会馆开始办方言课,并鼓励在家恢复讲方言。问题在于现在的人籍贯观念淡薄,结婚就结婚,籍贯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结果在社会上制造了一大批混血儿,混祖籍的混血儿。混血儿如果要说方言,那是该说父亲的方言?还是母亲的方言呢?再说了,父母亲自己会不会说方言也是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还真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啊!然而,依我个人之见,要说华语就说华语,想说方言就说方言,尤其不必为不同意见者戴大帽子,这应该是首要的前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不论用华语或方言的角度来看,都是正确的。

摄影:Kelly Lin(台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