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功成名达,许你花前月下》/李名冠(马来西亚)


书生对姑娘说:“待我功成名达,许你花前月下。”姑娘若有所怨回答说:“待你功成名达,怀中人富贵家。”古代戏曲《秦香莲》里的陈世美,抛妻弃子只为了当驸马。元稹《莺莺传》传奇里,张生其实就是始乱终弃的薄幸人。“三言二拍”系列,相较于“卖油郎”韩重的痴心,诸多“负心汉”的形象更让人心寒。

谎言,在归入“谎言”之前,须经相应的时间与现实印证,更需人们的智慧,综合论证。

“落魄江南载酒行,楚腰肠断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年轻的杜牧听说湖州多美女,飞一般地猎艳去了。人群中,发现有一位乡村老妇人,带着一个女孩子,大约十几岁。杜牧看了好一会,激动地说:“这个女孩子真是天姿国色,先前的那些姑娘真是虚有其人啊!”他与女孩定下十年之约,说十年内前来迎娶。然而,现实沉重,造化弄人,十四年后,杜牧四十七岁,获得湖州刺史的职位,而那位女孩子已经出嫁三年,生了三个孩子。为着这件伤心事,杜牧写下了《叹花》:“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如今风摆花狼籍,绿叶成阴子满枝。”
若根据《叹花》一诗就把杜牧归列为“专情”之人,那又有失偏颇。

杜牧跟著名诗人张祜极为要好。一次,作客淮南的张祜到官府赴宴时,看到杜也在座。当时,两人都爱恋座中一位漂亮的歌妓,于是决定索取骰子用赌输赢的方式来决定谁有权继续爱恋。杜牧当下遂开始悠然吟道,“骰子逡巡裹手拈,无因得见玉纤纤”。张祜一听,也不甘示弱地接口续吟,“但须报道金钗落,仿佛还因露指尖”。语音刚落,两人就不觉大笑着,反而把原本赌骰取妓的事儿给忘了。

山盟海誓,听听就好;情痴卮言,笑笑则行。叹只叹,世上太多的“谎言”之所以形成“谎言”,不是“谎言”本身的问题,而是人们似乎与生俱来的自以为是、偏执自傲、画地为牢、长期熏染、心态扭曲,进而夜郎式的盲目拥抱“谎言”!

徐岱老师说:“人世间最大也最可怕的谎言并不来自人为的主观编纂,而来自于由事实的碎片所建构起来的一种对事情整体的遮蔽。”(《什么是好艺术——后现代美学基本问题》)

“有图”并不可信;有视频,其中多少猫腻;看到的并不是可信的,感觉到的更掺揉着许多嗔痴。值此资讯发达,甚至泛滥的时代,“谎言”并不是“谎言”,更多时候,是人们心中沉迷于“小确幸”的偏拗。这时代,我们轻易获得海般的资讯,而人们的思维能力非但没有相应的提升,反而沉溺于自我自是自大自偏的思维,编织在“自我感觉良好”的魔幻仙境,更往往娈陷于嗔痴的嗜痂之癖。可悲之至!

许多时候,“谎言”与“夜郎国”的子民眉来眼去!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