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艺术、欺骗和诚实》/周嘉惠(马来西亚)


对某些比较讲究自我约束的人来说,不管出自善意还是恶意,谎言就是谎言。如果欺骗不在选项之内,而又不愿在言语上对他人造成伤害,那就惟有求助于说话的艺术了。

曾经亲睹友人在聚会时拿出一堆作品请远道而来的老师点评,因为事出突然,大家来不及制止,只能在心里暗自焦急。部分作品在老早以前就拜读过了,如果要我来点评,恐怕难以善了。身经百战的老师平时反应机敏,此时显然碰上难题了,只见他凝思良久,最后说出四平八稳的评语:比他许多学生要写得好!

这个答案一不涉欺骗,二不伤感情,绝对是说话艺术的经典示范。说话本来就是一门大学问,说实话而不得罪或伤害人往往就更困难了。

我们为什么偶尔要说些“善意的谎言”呢?多数时候因为我们一厢情愿地以为这是在为对方着想。譬如告诉临终病人他气色很好,还定下两天后一起吃饭之类的约会;我们的目的是要病人安心,病人却也许因而错失机会交代后事,结果造成遗憾。这就是所谓的好心做坏事。相反,实话实说也不一定就是对的。直接告诉临终病人他顶多还有两天可活,恐怕他一天后就吓死了。

若拿说话的艺术和善意的谎言、愣头愣脑的实话比较,其中最主要的差别应当在于考虑得是否周全。如果有一厢情愿、理所当然的迹象,那会比较接近自以为是的善意谎言。勇敢直前,不计后果的则是呆呆的实话,发言者在乎的是自己心安,你心中淌血是你的事。在艺术的范畴,哪来的理所当然?哪来的勇敢直前?有的话也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似的战战兢兢,表面看则不免是“凝思良久”。

再举两个例。六岁小女儿喜欢吃咳嗽糖,向我讨。没事吃什么咳嗽糖?她肯定自己有咳嗽,只是“咳不出来”而已。偶尔她也会请我帮她吃自己不喜欢吃的水果,因为吃了“心脏会不舒服”。这算说话的艺术吗?大家不妨当作业去思考!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