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儿逼上树》/周嘉惠(马来西亚)


家里两个小女儿个性稍有不同。老大相对老实,老二满脑袋的古灵精怪。

几年前她们曾经在海边捡过几个贝壳带回家玩,玩腻后就往院子里那一片小小的草地随手一丢,过后也就把这件事给彻底忘记了。去年学生假期两个小女生无意中又从草地中重新把贝壳发掘出来,老大兴冲冲告诉我,这些贝壳“证明”了我们家以前曾经是海洋!还记得自己在告诉她这种知识时,忘了强调单凭三五个贝壳是不足以证明任何东西的,当下就做了补充。老二则觉得应该是隔壁的婆婆牙齿掉了后埋在我们家院子,结果变成贝壳了。这种联想,绝对不是我教的,她老爸我没这么强大的想象力。

老二目前读幼儿园大班,由我负责接送。那短短四公里的路程,老二奇招层出不穷,每每让我一边勉力接招,一边心中暗暗吃惊:高手啊!

有一天,老二突然从车后座问:“坏人是谁生的?”我不是那种习惯使用“等以后长大就懂了”绝招来敷衍孩子的家长,但坏人是谁生的呢?哇!怎么不问些其他的?“没有人天生就是坏人,是他们在长大的过程中交到不好的朋友,后来才慢慢变坏的。” 个人比较倾向“人性本善”,这种解释不能算胡说八道吧?望后镜看不见老二,不过她安静了下来,在消化答案?这情形有点像风雨到来之前的宁静,其实很让人心惊胆战。

又有一天,她又从车后座抛问题:“人是怎么存在的?”如果翻过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一提到“存在”你很难不马上联想到这本很难理解的书;可是,六岁小鬼的嘴里说出“存在”这个词,你不吓一跳?再想一想,这种话除了自己还有谁会跟她说?自作孽的念头不禁油然而生。然后,只好用六岁小孩能够理解的语言,从宇宙大爆炸开始说起,接着说生命的起源,再说达尔文……,远远望见学校,激动得几乎落泪。天啊!如此难度,我这是在考状元吗?

如果选择假装听不见发问,或者随便乱答,日子应该会比较好过。可是,这无关自己的喜恶,老老实实回答女儿的发问,关系到的是道德问题。不经大脑的回答,即使不是存心撒谎,也和妖言惑众并无二致,怎么还不是道德问题?

有时候成功抢先争到话头,我宁可主动做球回答“月儿为什么像柠檬?”或者解释为什么不要同时吃下安眠药和泻药的道理。再不然,听女儿解释为什么万一面临丧尸攻击时,她会选择采用香蕉叶还击也很有趣。这些都比被逼上树来得轻松些。

照片说明:精选集三的封面人物即老二“小时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