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你丫的理财》/张雷(中国)


这期的主题大概是《学文集》创立以来最让我头疼的主题了。看到这个题目,我突然想到《新约·马太福音》中有这么个故事:

一个国王有一天出远门,临走时大概是吃饱了太撑了,想拿人开涮,于是找了仨倒霉仆人,给每人一锭银子,让他们拿着当本钱做生意。等到国王消食儿回来了,几个仆人屁颠屁颠前来汇报。第一个仆人说:“主人,我已经用这锭银子赚了十锭。”国王表示你很牛逼然后奖励他十座城邑。第二个仆人说:“我赚了五锭银子。”国王说你也很有方法嘛然后奖励了他五座城邑。第三个仆人说:“您给我的一锭银子,我怕丢失,一直用手绢包着,没敢拿出来。”国王听罢,放声大笑,拍拍这个老实人的肩膀,命令将他的那锭银子赏给了第一个仆人,然后说了句贼有名的话:“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给他,让他多多益善。”

这绝对是《圣经》里最硬核的故事,没有之一。这个世界压根不存在所有人都能获得财富增长的事情。舆论天天呼喊的理财无非也是把老实的穷人的财富以口吐莲花的忽悠和贩卖焦虑的论辩、让他们乖乖地把钱掏出来投入充满罪恶的金融市场然后最终悉数流进富人腰包的鬼扯罢了。甚至理财的诡诈不在于富人让穷人心甘情愿的为自己掏钱,而是穷人抱着有朝一日也能获得财富翻倍甚至财富自由的梦想然后把手头的所有积蓄全部投入充满高风险的理财工具中最终血本无归。“理财”本应在于“理”,但当今吃人不眨眼的金融经济所赖以生存的宣传策略却把全部重心放在了“财”上。如果人人都能做到理性的选择理财工具,那这个世界上将无财可理,因为没有赌徒下狠注也就无钱可骗;而对高风险理财工具的宣传,以及进而形成的相互攀比谁能更有能力驾驭高风险理财工具的社会心态,才是中国式“理财”的肯綮。

我鄙视理财,正因为我看透了打着积攒财富的名义实际干着践踏老实人尊严、污蔑不肯挣不义之财的有廉耻者为时代无能者的这套理财文化。越在金融市场上缺德,却能洗得越白,然后在中国这种权钱勾结的社会里立起牌坊,再干点公益,当个人大代表,上个鲁豫或杨澜的电视节目,瞬间成为一支优雅的白莲花,哪怕他的长相连狗尾巴花都不如。老老实实存银行的平头百姓是最“无能”的,“能人”都在金融和股市里闷声发大财——理财能力和社会评价标准直接挂钩,这套逻辑推到极致,必然是对投机的疯狂崇拜。中国没有银行家兼文学评论家T·S·艾略特,没有保险大亨兼诗人史蒂文斯,只有油头满面天天张嘴吹牛逼的李大霄和能把阿玛尼主线穿成医生白大褂的徐翔。一个没有端庄的仪态和崇高的生命追求、一味鼓吹骗人技巧和投机能力的金融界,不也正是这个国家的缩影吗?

理财不过是自以为是中产者实际却无比脆弱、权力和资本的随意一碾就成渣滓的中国底层百姓的心灵鸦片罢了。一个缺乏勇气却又梦想成功的人,在理财的傻逼梦想里很容易找到海市蜃楼,殊不知恣意挥洒生命的能力远比抠抠嗖嗖一个子儿一个子儿的基金定投要重要得多得多。最后推荐一个中国的理财大师。他就是著名的毛润之先生。毛先生不到三十岁就在北京捞到了两万块大洋的风投。人家拿到这笔钱,回到湖南长沙,想到的不是投资企业,不是股市理财,更不是存银行,而是如何操翻这个世界。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