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多拿!》/吴颖慈(新加坡)

oznor


从小并没有太多跟金钱挂钩的回忆,那个年代的红包钱,最少的是二十仙,最多的是一块钱,对于那些钱的去向,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也许花了?也许被妈妈拿去投资0056或0050?还有谁会记得呢?连我自己都忘了的事情。

最早对金钱管理的记忆,只能追溯到初中时期。初一那年,我选了个周六必须上课到下午四点的课外活动,老爸接送了两次之后,决定让我尝试自己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回家。以当时的治安状况,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搭一趟三十五分钟的巴士回家,算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了应付我这额外的“花费”,妈妈用大支装汽水的塑料瓶,简单地制作了一个装零钱的罐子,提供我每个周末的车费。

随着年龄的增长,放学后错过乘搭校车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我从罐子里“提取”零钱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印象中,罐子里头的币值,从一分到五十仙不等,后来有了一块钱“金趸”,罐子里偶尔也会闪着微弱的金光。不知道是老实还是笨,我竟从未在罐子里拿超过一天的车资!在那时候的认知里,总是以为妈妈有计算好一周的车资才把零钱放进罐子里,如果我多拿花掉了,可能到了周末就要走路回家了!于是,这个“不敢多拿”的想法一直陪伴着我长大,直到升上高中后的某一天午后,亲眼目睹妈妈从自己的零钱包里随手抓了一把零钱扔进罐子为止。只是“不敢多拿”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就算知道了妈妈压根儿就没有计算罐子里的零钱,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依然不曾多拿超过一天的车资。

这个不知不觉中养成的习惯,让我长大以后对金钱的运用有点不符合年龄的节制,即使出来社会工作,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对于银行存款的概念,依然跟对待当年的零钱塑料罐一样,秉持着“不敢多拿”的想法!

妈妈这个往罐子里撒一把零钱的动作,一直维持到我拥有个人交通工具为止,算一算,竟然长达十五年。十五年来,那个装零钱的塑料罐子一直坚守着它的岗位,一步也没有离开过,仿佛只要我需要零钱,它就会提供永远拿不完的零钱。当然,必须是要在“不敢多拿”的前提下!直到现在,我家那一尊偌大的雕像背后,依然躺着那个装有零钱的塑料罐子!而我,却是再也没有伸手去那个位置拿零钱了。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