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用一次》/李光柱(中国)


“货币”对于它的所有者而言,是一种只能用一次的消费品,在这一点上,它甚至不如一次性塑料袋和软木筷子,一个月前的塑料袋和软木筷子,我现在还在用。所以所谓理财,应该跟环保是一回事。

我们总是希望买到持久耐用的商品,就像我们希望的爱情和友情。当然有时候并不是这样,一次性消费品带来的乐趣,对于人而言,似乎是根深蒂固的,因为它让人感觉自己可以摆脱轮回。正是与他人、与自然的分离让人经常产生这种错觉。理财就是关于这一错觉的修辞策略,犹如梦境。理财高手是修辞学大师,也是造梦大师,他们应该同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文学奖以及奥斯卡的所有奖项。如果一个人可以终生以理财为职业,与各种账户上的一串串数字打交道,中隐隐于市,他就用这种小小轮回摆脱了大的轮回,就像表演悬浮术的印度人和把自己悬在半空的、篮子里的苏格拉底。(编按:在希腊喜剧作家阿里斯托芬的作品《云》,苏格拉底是坐在一个被悬挂起来的篮子里出场的,因为上面的空气比较好,有助于思考。)

听说有人在手机上装了两百多个贷款App,移花接木。这种古老的方法其实挺高明的,一个终极的App就是一个终极的谜题。太初有道,道与App同在,道就是App。

听说AI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倘若AI知道它诞生之后也要面对轮回,它一定不会那么多事,它一定不想做人,它不想下围棋,它不想当主播,它一定想做回一台安安静静的计算器,被人摆在商店里,祈求着永远没有人来买它。如果它被人买走了,它每时每刻都渴望者那个人能经常按左上角的All Clear键,清除它的所有记忆。如果男人和女人身上也有All Clear键,每按一次都可以清除所有记忆,那我们就有天长地久的爱情了。大概这个按键现在是坏掉了吧,有的男女每天都按,有的一星期按一两次,但他们终于确认这个按键确实已经坏掉了,于是就不再按了,将错就错。所以你看,你我的存在都是一个错误计算的结果。

摄影:林明辉(瑞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