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言而肥》/李名冠(马来西亚)


鲁哀公从越国回来,郭重为哀公驾车,大夫季康子、孟武伯在五梧迎候。接着,鲁哀公在五梧宴请大夫们。孟武伯因为厌恶郭重,就一边敬酒,一边取笑说:“您怎么长得这么肥?” 鲁哀公听到了,挺生气的,便代替郭重答道:“食言多也,能无肥乎!”这句话反过来讽刺孟武伯惯于说话不算数,指责他“不肥而肥”,同时也为郭重缓颊,说郭重“肥而不肥”。

现代汉语把“肥胖”联用,肥与胖,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肥,指含脂肪多,跟“瘦”相对。除“肥胖、减肥”外,一般不用于人,特指牲畜。肥,除了“利益”(例如‘分肥’)的意义之外,更指经由不正当的方式而富裕的行为(例如‘坑了集体,肥了自己’)。

胖,原念pàn,指古代祭祀用的半边牲肉。《仪礼·少牢馈食礼》:“司马升羊右胖。”按《说文·半部》:“胖,半体肉也。”右胖,即右半边的肉。而念pàng的胖则指人体内含脂肪多。至于“心广体胖”的“胖”念作pán, 出自《礼记·大学》“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的说法。《康熙字典》中朱熹注为“安舒也”。

就“肥”与“胖”意义上的对比来说,就像两个大圆圈,中间只有一点点的交集,然而其外延的意义褒贬立现。这犹如“美丽”与“漂亮”区别。我们说“姑娘很美丽”,也说“姑娘挺漂亮”,然而美丽是由内而外的,漂亮是指外在的妆扮。我们说“姑娘妆扮很漂亮”,却说“姑娘内心很美丽”。著名节目“最美乡村医生”、“最美留守教师”等,受访的主角们有些风霜满面,有些长得根本不漂亮,但他们的内心正是“最美的”。

说“该减肥了”,其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大肥猪。你说,猪会减肥吗?它能减肥吗?

从语言,我们可以探索并感受意义的多变性、丰富性与文化底蕴。实证科学及科技领航的现代生活领域,人文学问不断“贬值”,只因赚不了几个钱,使得现代人活得越来越痛苦!

最可怕的,实证科学的思维方法不断膨胀,人文、社会及生活中太多太多不应该被“量化”的事物与感觉却彻底的套上“可衡量”的“框框”。爱情,最不可被量化。然而,在“高富帅”与“白富美”倍受追捧的今天,“我爱你”竟然可以用数据来评断——多少朵玫瑰?多少个亿?颜值多高?(一个‘值’字,可悲啊!)

再如婚庆喜宴的红包(份子钱),各地区有异,大家心照不宣的“奉行”所谓的“一般价”、“朋友价”或“哥儿铁杆价”。过年压岁钱,分三六九等;人情交往,有亲、疏或纯粹的“呵呵”。深情厚谊,只看酒席设在哪个档次的酒楼里;海誓山盟,但数兜里拥有多少金镶玉!

可悲啊!现代人!不少人不敢娶俄罗斯姑娘,只因婚前婚后“落差”太大,婚前是窈窕淑女,婚后迅速变成臃肿大妈。(请问你是买个婚姻过日子,还是爱一个人?)生活中的一切,都落入“量化”的框架里!我们也距离逍遥的庄子越来越远!

孔孟仁人的道德情怀里,肥与胖、高与矮、帅与挫、美与丑、善与恶等等,只有本质与精神上的判准,且别“食言而肥”,更重要的,是主体内心的敞亮展现,并不曾“量化”……

“喂!说你呐!别看左右,就是你!该减肥了!”——这是现代人过度“量化”的说词与异化!

摄影:Nick Wu(台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