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妈的减肥》/张雷(中国)


减肥这个话题,对现代人来说,真是逮个屁嚼不烂。无论哪个年龄段,无论对生理健康还是社会审美,肥胖据说都是第一天敌。所有宣传机器天天扯着耳朵向你吼着超重会带来一系列疾病和生理异常的隐患,舆论把“美”的标准竭力向“瘦”的方向靠。放眼望去,天下何人不减肥,由此而产生的各种商机甚至“智商税”更是层出不穷。

其实我们这个以瘦为美的社会审美历史并不长。在古代的审美标准中,尽管唐代的“以肥为美”在严肃的史学考证中遭到了很多质疑,但似乎绝无一个朝代像今天这般推崇“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无论是历史典籍还是古代书画,富贵人家和文武官员几乎都是腆着个大肚子,甚至还有人故意养出肚子,美其名曰“文人肚”,戏曲舞台上官员出场经常是双手捧着一个比肚子大出好几圈的腰带,可见肥胖在古代似乎更是文化、地位和财富的象征。即便《三国演义》的名将和《水浒传》的梁山好汉,经常也是膀大腰圆,和今天审美推崇的浑身肌肉、棱角分明完全不同。

似乎生理学也不完全支持肥胖百害而无一利。脂肪是人体储存能量效率最高的东西,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身上的脂肪就是人的命根子。而肌肉——尤其是大块的、缺水的肌肉——不仅不能储存能量,而且每时每刻都在消耗能量。所以摒弃脂肪、锻炼肌肉完全是当代这个富足社会的特有审美。在兵荒马乱的历史上,保存能量是第一要务,闲时吃稀忙时吃干,一天劳作完毕早早躺下等待天亮鸡叫继续耙地,谁会拼命做有氧往死里练肌肉块呢?

当乡村丧失了以往的生存方式、彻底沦为都市化吐出的渣滓和垃圾场,脂肪就不再是优越感的寄托,而被栓到都市文化的鄙视链上,进而被市场经济利用,成为制造消费创造GDP的原材料。肥胖的生理隐患倒在其次,肥胖的“社会属性”才是其在当下的核心问题所系。对减肥的近乎病态的号召的背后,乃是阶级划分界限的金笔,资本繁衍自身的子宫。各种瘦成麻杆减肥到昏厥的明星充斥于无所不在的流行文化景观之中,减肥就这样成为了新的偶像崇拜,义正言辞的健康警戒背后乃是阶级固化的蛮横和资本家无耻的吃相。一个健康的胖子就这样丧失了一切尊严,人们拜倒在这尊清癯而健美的“金牛”面前,心里装的并非信仰,而是对阶级沦落、被人耻笑、在世界上无所归依的深深的恐惧。人内在空虚,转而追求形体之美,减肥和整容无非是最快捷的改变自我的方式——尽管一切其实都没变,尽管他“以为”自己变了其实无非在资本经济的催眠中获得了一次美妙的做梦体验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这“以为”却力道千钧。在一个没有衣食之虞、不存在生存威胁的世界中,我们的全部意义不是都要从这一个又一个的“以为”当中攫取么?所以你以为减肥是上帝,我却以为“你以为减肥是上帝”是放屁,都ok喽。人生而自由,为何非要给自己套上减肥的枷锁呢?无论瘦子还是胖子,只要瘦得精神矍铄,只要胖得健壮有力,那就都是好样的。总之,活得舒坦就好,去你妈的减肥。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