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的人生》/徐嘉亮(马来西亚)


十二月初,小弟参加了一个有关特殊教育的实践工作坊。当中主讲者,庄琼惠教授说了一句教育的至理名言:“教育的过程,慢就是快!”这句话,对于小弟,犹如醍醐灌顶,晨钟暮鼓。自小,我就被教育成明天的事,最好前日毕。我呢?当然也是用这种方式教小孩了。于是,“快点吃饭,快点冲凉,快点睡觉……”,快点,快点,快点,已成为我的口头禅。

不知曾几何时,我的生活就像一股激流,不断向前冲。每天早上,匆匆地把面包塞进口里,再花个约十分钟梳洗,换衣,然后就匆匆忙忙地驶向公司。为了避免困在车龙里,五点四十五分就出门了,甚至所谓的大号也在路上的加油站解决。到了学院,一打开电脑,当然就是做,做,做……一直到肚子打鼓,才出去“吞”碟杂菜饭。为何用个吞字?只因小弟整个吃饭过程只用约五分钟。可是,一山还有一山高,我对面的同事可是不吃午餐,肚子饿了,只吃一些面包,饼干或是水果充饥。哦!真不知她是时间不够用,还是要瘦身呢?午餐后,当然又是一咕碌地埋进工作堆里,不停地做。有时抬头一看,怎么整个水瓶还是满满的?哈!缺少喝水,当然去厕所的时间也省下了不少。工作至六时,赶紧去载孩子回家。一路上,塞在车龙中,没有一个半小时,我可别妄想能到保姆家。接了孩子们后,我还得匆匆地打包,回家吞食,洗个“水牛澡”。然后,我是否就可以休息,休息,或是做做自个儿的事情,或俗称的“Me Time”?

唉!我可想得美。这时才是我“第二段工作时间”的开始。我得打醒十二分精神,陪孩子们温习功课。大约晚上九点半,又是念“快点,快点”咒语的时候。往往在这个时刻,孩子们会要求讲故事。我呢?脑子不断地催眠自己孩子们只有在这个岁数才会黏父母,唯有撑起身子,给他们讲一个。如果还有工作未完成,我会把这个任务交托给老婆。(我的老婆还练成了特异功能,可以把眼皮闭上念故事,您说神奇不神奇?)接着,我得安排明天的事务直到半夜。熬完了这一刻,我可是闭着眼睛刷牙,然后不省人事去了。第二天清晨五点,我又得继续这周而复始的生活。

人问:“周末,你有什么计划呢?”周末?我则是煮啊!煮啊!扫啊!扫啊!洗啊!洗啊!最向往的时刻莫过于“睡觉”。母亲看着我日益消失的腰(太胖了),不停地叮嘱我要运动,要运动啊!我呢?道理可是明白,心里却是“无力”。妹妹提议一家人出国旅行,我的反应是旅行更累(因为孩子还小),不如在家睡觉。这种病态,看来我得好好地养成“今日时间能做的事,今日毕”的习惯,不然哪天猝死会是小弟的下场。

各位看官,您是否也是这般的活着?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相约牵只蜗牛去散步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