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刘明星(马来西亚)


偶然想要追忆认字最初的情况,搜索枯肠硬是只有零碎的片段。比如,学习“忽然”的“忽”字,是怎么就和“怱”字联结,是不是某次听写还是写生字时的失误?那时候,学的究竟是“匆忙”还是“怱忙”?也许哪家图书馆还收藏了那些年使用过的华文课本,可以找回一鳞半爪。

后来的后来,随着阅读的经验逐渐增加,知道了东汉人许慎的《说文》。两千年前的结晶,今天虽然有不少改动,它作为文字工具书的地位还是高超的。

且不去分辨什么大篆小篆金文甲骨文的,大概可以猜测今天的匆字,本来和窗口相关的“囱”的关系是更加密切的,这一点去看看匆的异体字也可以印证。匆的字形怎么就搭上与那半赤半白旗帜的勿字相似起来?半赤半白旗帜?是的,勿还有一个异体字是带“㫃”(yǎn)的“ ”(编按:无法显示,请看留言中的照片)。对“勿”“匆”二字的相互演变或许世界哪个角落有人对此有透彻的研究,但至少我此刻并不晓得。

虽然只是上下结构和左右结构,“忘”字和“忙”字的基本组成部分都是亡心/心亡。亡的本义和逃亡应该是比较贴近的。死亡的灭亡应该是从逃走的意义上延伸的。所以忙碌和忘记都不是哀莫大于心死,而是一时走心,要亡羊补牢。

“勿忘初心”很多人都能朗朗上口,但是回溯来时路,匆匆忙忙的,怎么就在一路的风景明媚和恐怖黑暗里通通都变了样?

除了把爱的心字简化掉之外,也把匆的心给简去,也许文化就是在这些匆忙下患了失心疯。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1 thought on “《勿忘》/刘明星(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